时令的气息

  朱忠鹤

  前几日,逛了一家小门小脸的书店。在书店狭小的空间里腾挪转身,一眼瞥见了几本码放整齐的书。这几本书出版社不同,作者不同,开本与装帧也不同,但是编纂的主题却大体相同——都与节气有关。

  比如在《四时之美——丰子恺节令书》这本书里,出版社把丰子恺十几年里陆续发表在不同刊物上的散文,按照二十四节气分门别类地集纳到了一起。书中“清明”篇章中,收录的就是丰子恺曾刊载在《缘缘堂随笔集》里的一篇名为《清明》的小品文。在《趣品汉字》一书里,作者则从节气引申开来,探究汉字与节气的关联,将天文气候、诗词古谚进行有机融合。

  以节气为线索,让节气成为穿透空间与时间后与读者紧密关联的链接点,进而让人们在舒缓的节奏中领悟节气背后的文化内涵,这可能是出版社策划这类图书、书店集中摆放这类书籍的初衷。

  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读,这也可能是出版社的编辑们已经窥探到了急速前行的当下,一路奔忙的人们对顺应天时及慢节奏生活的渴望。这份渴望恰恰可以在传统二十四节气中找寻得到。这段表述如果换成一个通俗的市场化表达,那就是出版社精准地找到了现代人的“痛点”,所以才会恰逢其时出版此类图书。

  须承认,当下的生活节奏是快进式的。随着科技发展,我们还可以随意调控湿度与温度,随时人工切换小环境中的四季。这样双重累加的结果,就是我们原本延续了几千年的慢节奏与顺应天时的这种生活方式,反而在现在成为了稀缺。

  英国作家、诗人威廉·华兹华斯说过,“嫩草萌动的春天,田野提供给我们的思考和道理,比古今圣贤给予我们的更多”。因为每个人的理解不同,在这里,我不敢妄断春天的田野一定会比圣贤的话语更具启迪性,但回归自然,漫步田野,感受泥土芬芳,让心灵沉静,进入短暂的慢生活状态,的确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林语堂曾称“中国人是闻名的伟大的悠闲者”,他还说,在很多劳碌者眼中,这种悠闲是令人钦佩的。当然,他的这个表述是基于百年前的中国。我想说的是,抛开市场化因素,其实出版社不约而同地出版此类图书,也是在试图引导人们重回悠闲,在悠闲中体味生活的滋味,哪怕这种悠闲仅仅是片刻的。

  清明节后,这片大地上枝头春意盎然,繁花争春。在埋头赶路的时候,稍作停留,抬抬眼,你会发现春天已至,很美。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