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的致敬

  高爽

  袁隆平院士逝世。不敢看,又总是忍不住打开手机,看追忆他的文字和各种视频。

  年轻人为袁爷爷献上了最深的敬意,这位91岁的老人就是他们心中的光、前进的方向和他们想成为的人。

  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说代沟、圈层,寻找与年轻人沟通的方式。我们用上了年轻人使用的语言,努力去接受甚至去喜欢他们喜欢的文艺作品,在讲述人物故事时努力放大那些与他们的年龄和经历相近的部分,这些做法多少有些效果,但显然不够。所谓“前浪”与“后浪”的说法,就隐含着这种沟通不畅的无力感。

  可当看到年轻人为袁爷爷献上的鲜花和祝福,会发现,“后浪”从来不乏对“前浪”的敬意。这种敬意,不只体现在袁隆平身上,与他同一天去世的吴孟超院士同样得到了年轻人由衷的怀念。还想起在观看央视《经典咏流传》和《国家宝藏》节目时,当我国第一代钢琴家巫漪丽、作曲家谷建芬、西安古建筑守护人张锦秋院士出现时,电脑屏幕一再被致敬的弹幕铺满,在年轻人的眼中,他们不仅是可敬的,而且是可亲可爱的。他们生活在距离年轻人很远的时代,从事着不同的专业,可在他们与年轻人之间,没有代沟,更没有圈层。

  说到代沟,在一篇文章里看到一个年轻人说,不是不喜欢与长辈沟通,不喜欢的是说教,而且是“爹味”的说教。他所谓的“爹味”,就是试图以关爱的方式干涉年轻人的生活和工作,以自己的经验来评价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他们试图通过说教,劝服我们回到他们定义的价值体系内,却忽略了我们其实和他们一样也在定义、塑造和改变着这个社会。”

  今年的五四青年节期间,网络上有一段视频,据说信息收集自全国955名初中生,主题是我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视频中,两个中学生用略带稚嫩的语气说:我不想做一个拿着锯子的人,随时随地把人群锯成两半,这一半是女人,那一半是男人,这一半是盟友,那一半是对手。我不想做一个浑身带刺的人,嘲讽别人的成功,嘲笑别人的失败,看不惯过得比他好的人,看不起过得不如他的人,一肚子抱怨和借口,凡事不是自己的错,都是别人的错。我不想做一个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的人,没有闪光的才华,只有抛光的流量,没有精彩的作品,只有热闹的八卦。我不想做一个隐身的人,需要挺身而出的时候,他藏在人群里,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我不想做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一个不讲义气的人,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一个遗忘历史的人。我不想做一个不爱国的人。我不想做一个口口声声“一代不如一代”的人……

  从袁爷爷和所有这些让他们心生敬意的前辈身上,年轻人看到的是前辈们从年轻时起从未被干扰、被改变的对信念的追求、对目标的坚持,是能够激励年轻人前行的力量,没有“爹味”,只有“对味”。

  所以,与其去说服“后浪”理解“前浪”,不如去思考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前浪”。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