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导青少年理性追星

  6月15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公告,决定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

  “饭圈”乱象久矣。粉丝在酒店和机场围堵明星,导致公共场所秩序混乱、航班延误的新闻时不时就会看到。前一阵子某平台一档选秀节目,粉丝为了给喜欢的选手拉票,大量购买附带选票的某品牌牛奶,一段广为传播的视频里,年轻的粉丝把牛奶倾倒的场面让人惊心,成为公众对“饭圈”长期以来乱象不满的集中爆发点,导致节目停播。

  这次整治来得及时,而且选准了突破口,从乱源抓起。细看此次专项行动所列五大乱象行为,主要针对的是诱导和纵容乱象的机构和平台,比如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鼓动“饭圈”粉丝攀比炫富、奢靡享乐等行为;以号召粉丝、雇用网络水军、“养号”形式刷量控评等行为,等等。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是母亲,也曾有一个追星的孩子,家里现在还有不少明星海报和价格不菲的周边产品。在与孩子长达数年关于追星话题的争论中,我无奈地意识到,只靠家长和学校的力量是很难战胜与“饭圈”的拉锯战的。那些平台、明星经纪公司和粉丝团的操控者,有利益的驱动,有资本的加持,因此牢牢地把住了青少年的命门,无论是道德绑架还是心理诱导,都做得极其“高明”。今年5月,有媒体对1616名14岁至35岁的群体做过一次追星专项调查,结果显示,73.4%的受访者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52.8%的受访者每月用于追星的花费在100元以上,仅有24.4%的受访者从不在追星上花钱。

  但是,在声讨这些乱象源头的同时,必须要强调家长的责任。在引导孩子理性追星上,家长仍然是第一责任人。

  如何引导?

  首先,我觉得在该不该追星的问题上还要保持适当的宽容。谁在自己的青少年时期没有自己的偶像呢?诗圣杜甫当年也是李白的粉丝,为了“追星”写了好多诗。孩子在追星的过程中也确实会产生一些正向的作用,哪怕他追的只是娱乐明星,优质的年轻偶像对他们产生的示范作用比我们家长和老师苦口婆心的教导有用得多。我家孩子就是个例子,她有一款记日记的手机应用,她的偶像会在她的每一条日记下面留言点赞,虽然她明知道这只是程序的自动推送,但仍旧给了她很大的鼓励,因为这个艺人就是靠自律有所成就的。一味禁止不仅做不到,而且很容易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

  其次,是度的把握。允许孩子适度追星,就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孩子们买一些明星周边产品可不可以?以多大的金额为限才好?介绍一个我的经验,我有个“三成”标准,明星周边产品大多数是孩子们会用到的东西,比如文具、日常穿戴,价格比孩子正常花销高出三成之内算是可以接受。为了给明星应援去花钱是坚决禁止的。至于天价的演唱会门票,嘿嘿,等你自己挣了钱再说吧。

  最后还想说一句,少年总要长大,追星是他们成长路上的必修课。有为了给偶像拉票倒掉牛奶的粉丝,也有袁隆平的粉丝在悼念他的文章里说:袁爷爷,我会爱惜粮食,好好吃饭。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