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永远的神” 我们需要榜样和传奇

  高爽

  奥运会看得人热血沸腾。每刷一次新闻,都有新的运动员冲上热搜榜,成为年轻人追捧的目标。

  中国奥运健儿展现的竞技水平、意志品质和职业态度,的确值得我们敬佩和为之骄傲。但是,当评论区年轻人一再惊呼“yyds”的时候,我倒是有几句话想说了。

  今年以来,“yyds”(“永远的神”的拼音缩写)成了流行语,会不会使用这个词成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时尚”的标志。从表达的效果来看,这个词还真是简洁有劲,如果仅仅是用来强化语气,倒也无妨。但如果真把谁当成神看,就不好了。

  人们为什么那么愿意封神?我认真查了现代汉语词典,“神话”一词有两种解释,一是指“反映古代人民对世界起源、自然现象及社会生活的原始理解的故事和传说。它虽不是现实生活的科学的反映,但也表现了人们对自然力的斗争和对理想的追求”;二是指“无稽之谈”。

  神话是如何产生的?鲁迅在 《中国小说史略》中说:“昔者初民,见天地万物,变异不常,其诸现象,又出于人力所能以上,则自造众说以解释之:凡所解释,今谓之神话。”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是通过人民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两个解释都是对古代神话而言,推及现代神话也有启示,因为对现代社会中一些无能为力和无法把控的事物的恐惧,于是以神话来想象之、描述之。

  由此,就可以推导出来,当有人做到了我们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时,就是神话,这个人就是“神人”,当他不断创造“神迹”时,就变成了yyds。

  在体坛上,常常会用“创造奇迹”“一战封神”这样的表述来形容运动员取得的成绩,以“神”称之,只是在颂扬他们挑战人类极限的勇气和不断战胜困难的意志。这一点,真正有成就的运动员从来都很清醒,我们经常从他们口中听到这样的表述: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两天同样在热搜榜上的某位顶流明星。消息一次比一次劲爆。把那些新闻大致浏览了一遍,他是真把自己当成神了,以为自己受万众追捧,可以呼风唤雨甚至凌驾于法律之上了。

  听到好几位朋友说,自己家追星的孩子因为偶像跌下神坛大受打击。所以,别再说“yyds”了。人一旦封神,就有了光环,可以遮蔽错误、缺陷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对这些“神”而言,当他们在欺瞒公众的同时,又何尝不在催眠自己?更重要的是,对那些膜拜他们的人来说,就有了“此为神迹,常人无法企及”的借口,当成功归于神迹,所有的梦想、奋斗就没有了意义,绝对不是一种健康的心理。

  我们不需要“永远的神”,但我们仍然需要榜样,仍然需要传奇。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很喜欢“传奇”一词,也很愿意讲述传奇故事。奥运会的确是一个传奇发生地,无论是小将初次登台就摘金夺银,还是老将的宝刀不老,都是传奇。但奇则奇矣,也值得流传,仍是人之所为,能够让我们汲取积极的力量并实践之。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