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救人被疑肇事 交警细查还清白

  肇事现场的两轮机动车周边没有任何与其他车辆刮蹭碰撞的痕迹。警方供图

  “只要自己心里知道咱是救人的,问心无愧就行……”提起前些日子停车救人却被对方家属怀疑是肇事者的事,35岁的吴迪还是有一些感慨。

  1月28日下午,吴迪表示:再遇到这样的事,“该救人还得救”。

  路遇伤者 他停车救人

  吴迪是做酒水批发生意的,前些日子,他开着自己的微型面包车行驶到本溪滨河北路龙达汽修门前时,看到路边倒着一辆两轮机动车,不远处还躺着一名女子,满脸是血。

  “我当时车速较快,就过去了。”吴迪介绍,随后他掉头回来。

  吴迪说,下车后他拿手机拍了段小视频发到朋友圈,“问问有没有人认识伤者和那辆车,赶紧通知家属。”

  而受伤女子神志已经不清醒,也不吱声,问什么也不知道。

  吴迪说和自己一样停车救人的还有一名吉普车司机,因为开得较慢,直接停在了伤者前,司机下车报了110、120,吴迪报了122。

  120赶到后,吴迪和吉普车司机又帮着张罗把伤者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治疗。

  “吉普车司机着急去沈阳办事,就先走了,我在那儿等着交警来出现场。”

  吴迪发的那段视频还真起了作用,有伤者亲属看到朋友圈打来电话,随后也赶到了现场。

  挪车靠边 被疑是肇事者

  因为当时急着救人,吴迪的车没停到路边,伤者被急救车拉走后,为了不影响交通,他就把车挪到了路边。

  没想到这一行为引起了伤者姐夫的怀疑,“他没直接跟我说,而是跟交警说了,意思是我就是肇事者,要不怎么能倒回来救人,还挪了车呢?”

  吴迪说听到这一说法“当时真挺生气”。“有几个朋友从朋友圈看到这事,还特意赶过来说我做好事了,还说晚上请我吃饭,我说还吃啥饭呢,人家说是我撞的。”朋友听说都挺气愤,吴迪赶紧安慰大家:相信警察能调查清楚。

  当民警询问是不是同意拖车的时候,吴迪表示同意,“我不能不配合你们工作,伤者满脸是血,家属着急有点想法也属于正常。”

  没有监控 一时说不清楚

  本溪明山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刘士彬告诉记者,他是当日下午2时许接到报警的,伤者40多岁,其姐姐说自己妹妹被刮倒,肇事车跑了。

  “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是现场群众用伤者电话给她打的,伤者和她中午一起参加婚宴喝了酒。”

  吴迪向刘士彬介绍了自己发现伤者、打电话救人的情况。

  而伤者的姐夫表示,妹妹的血迹呈喷射状,必然是受到了外力作用,而给其外力作用的就是吴迪的微型面包车。

  现场检查了两辆车及路面痕迹,刘士彬初步判断微型面包车和伤者驾驶的两轮机动车并没有发生剐蹭。“但是伤者家属提出异议了,就得把双方车都扣下,继续调查。”

  刘士彬介绍,因为事发地点没有直接的监控,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有力的证据证明微型面包车是不是剐蹭到了两轮机动车。

  行车记录仪还他清白

  为了尽快查明真相,刘士彬从这条路两头的监控入手,寻找事发时经过的车辆,“同向和相向行驶的,根据车牌照找车主,再找驾驶人,挨个打电话调查……”

  最后,他们找到了和吴迪一起对伤者伸出援手的吉普车司机,从其行车记录仪中发现,在吴迪经过的时候,伤者已经倒在地上,其倒地跟吴迪无关。

  刘士彬马上给吴迪打电话让他取车,“好心救人别耽误人用车。”

  看到行车记录仪的录像,伤者家属也认可了伤者并不是吴迪的微型面包车剐蹭,并向吴迪道歉。

  醉酒开车刮撞马路牙子

  刘士彬继续联系事发时间段路过车辆。

  “打了能有六七十个电话,有的说看到了伤者,有的说没看到,但都不知道伤者是怎么跌倒的,该路段的环卫工人也表示看到时伤者就倒了。”

  最后,刘士彬从一辆相对方向行驶的车辆行车记录仪录下的车流时间判断,伤者倒地时并没有车辆经过其倒地地点。“沈阳佳实司法鉴定所对现场痕迹鉴定也显示伤者和其驾驶的两轮机动车没有和其他车辆剐蹭。”

  而伤者醒来后的叙述揭开了其摔倒的秘密:因为是酒后开车,伤者特别怕被车刮到,就尽量靠边、离马路牙子特别近,结果脚蹬和马路牙子刮撞,车摔倒了,伤者一头撞到了路灯杆子上。

  刘士彬告诉记者,从救人到被怀疑肇事到找到行车记录仪,吴迪清白了,他是救人者而不是肇事者,而肇事者恰恰就是伤者自己。

  不仅如此,伤者的两轮机动车没有号牌,本人也没有驾驶执照,而且经酒精检测属于醉酒驾驶,涉嫌危险驾驶罪,目前警方已经立案。

  对话

  吴迪

  以后遇到这事 该救还得救

  记者:掉头回来救人的时候想没想可能被当做肇事者?

  吴迪:说句实在话,当时没想那些,(伤者)旁边没人,还满脸是血,都不管,有什么危险呢?

  记者:听到伤者家属怀疑你时是不是感到特别委屈?

  吴迪:当时也挺生气,真的,真挺生气,朋友开车过来听说对方这么说也都很气愤。

  记者:做好事车还被扣了,没被家里人说吧?

  吴迪:家里也有埋怨的,也有鼓励的。我媳妇听说车被扣了也挺生气,回去后我跟她一说也挺理解支持,“以后还得做”。

  记者:交警调查了几天还你清白的?

  吴迪:真挺快,都说得一个礼拜半个月才能出鉴定、出报告,实际上第三天早上就给我打电话让取车了,当时我特别高兴,快过年了,我搞酒水批发,这面包车天天都得用啊。我就把这事发了朋友圈,后来还给交警送了锦旗。

  记者:接到电话放松了吧?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怎么办呢?

  吴迪:肯定放松啊,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以后遇到该救的还得救,我也能理解对方看到满脸是血的亲属时有想法,反正我问心无愧就行。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特派本溪主任记者 金松

PC版

Copyright @2018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