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神手里抢人,这次我又赢了!

  栾正刚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一个月前随该院第三批驰援武汉医疗队来到湖北,在几乎全部都是重症病人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开展救治工作。在3月8日的“女神节”里,栾正刚更加思念远在沈阳的妻子和孩子,他在日记中向妻子隔空说一句“亲爱的,节日快乐!”

  记录人: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 栾正刚

  3月7日 星期六

  不知不觉中,来武汉已经快一个月了,随着疫情形势不断好转,现在大家的工作都正常有序运转,初到时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逐渐得到缓解。

  在ICU当医生一晃17年了,干得最多的事就是从死神手中抢人。亲历过SARS救治、玉树抗震救灾、甲流重患救护的我,这次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天都像是走上战场,但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同死神的搏斗,我们经常能笑到最后。

  自从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西区十三楼东25位重症及危重新冠肺患者后,每天想的都是如何针对他们伴有其他并发症的复杂病情进行治疗,队长王振宁教授和于娜副队长每天都在关注着这些危重患者的病情。

  有一位年仅46岁的男性患者复查肺CT结果双肺炎症影较以前又有所加重,白介6及CRP及T细胞亚群结果都不乐观。在我们采取患者抗病毒,对症抗炎以及营养支持等积极治疗的情况下,患者的血氧饱和度仍不到90%。

  看着和我相仿年纪的患者眼中露出求助的眼神,我心里和他一样着急。和我一起来的血液净化团队杜银科医生提到了血液灌流吸附的方法,和我不谋而合。其实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个方法,灌流吸附对炎症介质的清除还是有特别积极意义的,杜老师的建议让我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与以往轻车熟路的透析工作不同,穿防护服进行工作使得本来简单的操作也变得复杂。

  在冒着患者血液暴露的感染风险的情况下,我们顺利完成了对患者颈内静脉置管的操作,并隔日一次给予患者血液滤过及灌流吸附。患者说:“每次做这个治疗,感觉浑身又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在基础治疗加上血液净化,一周后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在未吸氧的情况下达到了97%。

  四个疗程的治疗结束后,患者已经康复出院了,又一例危重患者完全好转了。他动情地拉着我的手说:“我这条命多亏了你们!”而我心里想的是“从死神手里抢人,这次我又赢了!”还有更多的患者需要我,必须继续努力,加油!

  3月8日 星期日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一晃离开沈阳整一个月了,爱人的面庞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爱人张军是我们医院一名工作人员,疫情发生后她一直鼓励我来战疫第一线,同时她还为自己无法参与一线工作感到惋惜。当我来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后,每天无论几点回到宿舍,都要按照爱人的要求和她视频连线,哪怕只是简单的几句话,都能让我卸去一身的疲惫尽快进入梦乡。

  结婚十七年来,我参加过SARS救治、玉树抗震救灾、甲流重患救护,每次都是爱人的大力支持,让我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而她自己一边紧张工作,一边辛苦照顾年幼的女儿,看着她瘦小的身影,我很庆幸自己找到了这么一个理解我的妻子。这次因为我俩工作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沈阳收治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指定医院,爱人必须奋战在工作一线,所以只能把孩子送到她舅舅家。一个月没见到她们娘俩,说不想是假的,但是我知道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争取早日战胜这场疫情,我才能早日和她们团聚。此时此刻,我只能隔空说一句“亲爱的,节日快乐!”

  目前全国疫情已逐渐好转,春天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听说每年春天武汉大学的樱花都会漫山遍野地盛开,真心希望疫情快点结束,可以带爱人孩子去看樱花,尝尝地道的小龙虾,盼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辽沈晚报记者 李娜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