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感染者做心理辅导 微信24小时在线

  从2009年到现在,宋巍一直行走在防艾路上。本人供图

  宋巍是沈阳市疾控中心艾滋病性病防制科科长,对于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大多数人都避之不及,而宋巍却是想方设法接近他们、了解他们并且帮助他们。从2009年开始从事艾滋病防控工作到现在,她跟很多艾滋病感染者成为了朋友,感染者不敢跟家人说的事会告诉她,感染者心中苦闷会找她倾诉,而她则用真诚鼓励着每一位感染者。

  主动参加高危人员圈子

  宣传防艾知识

  目前我国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性行为,全国以异性恋传播为主,三分之二为异性传播,但沈阳和全国不同,是以同性性传播为主,占到三分之二。“全人群感染率是0.9‰,但沈阳市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感染率达到5%左右。”

  宋巍经常在下班以后,去高危人员聚集的场所,为他们讲课、发放安全套、发放宣传资料。

  在宣传的过程中,她也慢慢地和一些高危人员成为了朋友。“后来他们聚会总叫我,我也经常就参加。”宋巍现在已经成了他们口中的“知心大姐”,她也特别愿意和这些人交流,去了解他们的想法,去了解他们的生活,和他们成为朋友,这样才能更好地为他们做讲座,也才能借助他们的口来宣传防艾知识。

  手机24小时在线

  为感染者进行心理疏导

  有一次宋巍去参加一场聚会,现场有一位女性。“一般这种聚会不可能有女性,看到有女性我也有点诧异。但是我也没有主动去问。”聚会快结束时,那位女性主动加了宋巍的微信。后来交流才知道,那位女性的儿子是艾滋病感染者,得知儿子感染后妈妈加入了一些公益组织,得知宋巍要去这个聚会上讲座,特意去参加聚会的。

  “小孩被查出了病毒感染,妈妈十分痛苦,详细了解了才知道儿子有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宋巍说那位妈妈向她倾诉,自己非常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心灰意冷。深夜之中,宋巍不断地劝导那位妈妈。“很多人不了解,都觉得一旦感染天都塌了,其实坚持用药,艾滋病感染者也是可以活到期望寿命的。”

  隔三差五,那位妈妈就会给宋巍发微信,诉说自己的苦闷,或者讲一讲儿子的近况。无论什么时间,宋巍总会耐心地疏导她,告诉她正确的防护措施,告诉她治疗方法。母子逐渐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感染者至今没告诉家人

  只把宋巍当最信任的人

  还有一位宋巍在群体聚会中认识的男孩,有一天突然给她发微信说自己查出来感染了。“我当时就骂他了,明明讲了那么多预防的措施,但是怎么就不听呢。”宋巍说每次遇到这样的事她是真生气又心疼,很多高危人群都是知行不一。“他们都知道这样做有风险,也知道安全措施,但是就不做,这样我非常生气。”

  但是生气归生气,宋巍还是赶紧联系这个大学生,得知他在学校有一个朋友,在社会上还有一个朋友。她赶紧让他告诉那两个朋友去检测,结果发现社会上那个朋友是阳性。学校的朋友暂时是阴性,宋巍让他三个月之后再做检测。

  接下来宋巍就指导他领药、吃药。“有时候半夜也给我发微信,说后悔害怕的。”宋巍也都开导劝说。“我告诉他咱们沈阳第一例艾滋病感染者已经感染30年了,到现在还活着。”她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鼓励这名大学生不放弃生活。

  后来男孩找到了工作,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以后,他还买了水果等东西来看望宋巍。而到现在为止他家里人都不知道他感染了,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宋巍。

  今年新冠疫情爆发后,消毒水短缺,而宋巍奋战在疾控第一线,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位感染者的电话,他给宋巍送来了好多消毒啫喱。“隔着栏杆递给了我,我也很感动。真心换来了真心。”

  协调外地感染者回沈管理

  不放弃任何一个感染者

  今年宋巍又突然接到一位妈妈的求助,原来她的儿子因为吸毒被强制送进了戒毒所,进去之后才得知他是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一直在服药。但是由于目前艾滋病感染者都是按照现住址管理的,而这位感染者填报的现住址在外地,所以他一直在外地取药吃,沈阳没有办法给他取药。

  “但是艾滋病感染者必须每天服药,艾滋病毒有个储存库,在细胞内,不断地把病毒放出来,每天吃药的目的就是把放到细胞外的病毒杀死,如果没有及时杀死,就会导致细胞外也有病毒。就会使免疫力降到很低。”宋巍说公安干警和感染者母亲一起找到她,她也不愿意看到感染者无药可吃。

  于是宋巍辗转联系外地的疾控部门,协调把这位感染者的疫情管理落到沈阳,又协调医大一院给感染者拿药吃。“只要是我知道了,我肯定帮助他们,我不能放弃任何一位感染者。”

  在公共场合碰到感染者

  假装不认识

  而为了这些高危人员以及感染者不被歧视,宋巍在生活中也是时时刻刻小心。“之前去银行,就碰到了一个感染者,但是我就装作不认识,也不打招呼。”宋巍说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他认识艾滋病防治科的人,别人可能会多想。

  在朋友圈,宋巍也尽量不给感染者或者高危群体中的成员点赞留言,就怕被共同朋友发现。“之前有个感染者还给我点赞,但是他的同事是我朋友,我朋友就问我怎么认识那位感染者的,我就骗朋友说是邻家的孩子。”

  也有很多时候她会接到感染者的求助电话,都是因为感染者需要手术或者治疗被拒绝。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医院的朋友同事打电话,尽量协调安排感染者得到治疗。“我也总说越拒绝越不安全,拒绝的多了,感染者就更加不会如实地说明自己的情况了,那时医务人员的风险才更大。”

  如今,宋巍依然行走在艾滋病防控的道路上,她说艾滋病并不像人们想的那么可怕,通过药物控制是可以活到期望寿命。但是高危人群也一定不能放松警惕,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

  辽沈晚报记者 胡婷婷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