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追进冰冷江水劝回轻生女乘客

好心的哥郎庆奎照片。 辽沈晚报记者 王晓阳 摄

  丹东的哥郎庆奎晚班遇到一位女乘客,上车后就开始低声哭泣,估计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

  热心肠的郎庆奎开口劝慰,但是乘客却根本不答话,在出租车开到江边时突然要求停车。

  眼见着女乘客下车后就直奔江中,郎庆奎顾不上自己根本不会游泳,紧跟着对方蹚进11月末冰冷的江水中,耐心劝说这位萍水相逢的乘客,乘客最终放弃了轻生的想法。

  “作为一个夜班司机,碰到心里难受深夜外出的乘客很多回了,能劝我都会尽量劝,有时候,人其实只是需要那么一句劝慰就能想开。这次的事也不算什么,谁遇到都会做。”郎庆奎说。

  的哥夜班出车 遇哭泣乘客

  “那天也没什么特别,跟平常一样,我下午4点半接车准备开始跑夜班,不久后就遇到那位乘客了。”郎庆奎回忆说,那天应该是11月23日,他上班后不久,大概5点多把车开到了一个小区附近,一位抱着狗的女乘客招手拦车。

  郎庆奎把车停下,女乘客上车时,他就觉得她的情绪好像不太对劲:“她是从小区里跑出来的,能看出来情绪比较激动。”

  乘客上车叫郎庆奎往海边开。

  的哥多番劝导 乘客闭口不言

  “海边?市区离海边可远着呢。”郎庆奎想到这里就又看了一眼女乘客,此时这名乘客已经开始啜泣了,“我当时就想,这姑娘瞅着顶多二三十岁的样子,年纪轻轻的是不是要想不开啊?”

  郎庆奎是个热心肠,忍不住开始劝说乘客:“怎么了姑娘?跟家里闹矛盾了啊?遇到啥事了得往开里想,千万别钻牛角尖。你要是愿意的话,你可以跟我说说,说出来心里能好受点。”

  郎庆奎反复问了几遍,可这位乘客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压抑的哭声又大了一些。

  郎庆奎见状便没有再问,而是劝道:“想哭就哭吧,你大点声哭也不要紧,发泄出来就好了。”

  乘客轻生 的哥追进江中苦劝其回头

  当郎庆奎把车开到一个路口时,女乘客突然要求他停车。郎庆奎把车停下后,女乘客掏出手机,把屏幕解锁后扔到了车前座,说:“师傅,车钱你愿意扫多少就扫多少吧。”

  说完,手机也不要了,抱着狗就下了车。

  “咱哪能随便扫人家的付款码。”郎庆奎赶紧把车窗放下来喊那位乘客,可是女乘客根本不回头,走得还特别快,此时已经过了马路了。

  郎庆奎一看她前往的方向是江边,顿时觉得不好。他立刻边找位置停车,边拨打了报警电话边下车追了过去。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在已经黑透的天色下,郎庆奎就找不到那名乘客的身影了。

  幸好此时江边有几位遛弯儿的老人,郎庆奎赶紧上前去问:“大爷,刚才有没有人往江里走?”老人回答说,是看到有个人走到江边把一个小狗放在那,然后就从没护栏的那块下去了。

  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郎庆奎看到了女子的身影正往江心走去,他马上朝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岸边都是淤泥,他走得格外艰难,但好在女子的速度不算太快,郎庆奎很快就赶了上去。

  “姑娘,有什么事好商量,你这是要干嘛啊!你这么想不开,家里人得多伤心啊!”郎庆奎劝说女子。

  害怕进一步刺激到女子,郎庆奎也没敢贸然伸手去拉她,只能跟着她往冰冷的江水里走。

  可是不管他说啥,女子都只是头也不回的继续走。

  见这么劝没有用,郎庆奎改变了策略。他说:“你看我都跟着你走到这了,身上整的跟泥猴似的,你这要继续走,我也不能就往回走,你还能看着师傅跟你一起往江里去吗?”

  听到这话,女子终于有所触动。她回头看了一眼狼狈的郎庆奎,终于同意慢慢往岸边走了回去。

  轻生女被民警送回家 的哥重返工作岗位

  这么折腾了一番,女子在泥滩里已经走不动了。正当郎庆奎为难的时候,丹东商旅边境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

  郎庆奎赶紧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指引民警找到他们,在民警的帮助下,将女子拉上了岸。

  民警联系上女子的家属后,将她送回家。郎庆奎见状也没多做停留,带着一身淤泥回到了车上。

  “裤子和鞋都湿透了,当时没感觉冷,回到车上才觉得脚冻得不行。”郎庆奎说。

  他赶紧把车上的空调打开,把腿脚暖和了一下,然后开车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后,就出门继续开夜班车了。

  虽然是第一次遇到想要轻生的乘客,但郎庆奎遇到情绪不对的乘客已经很多次了。他说,开夜班能有4年了,每年都会遇到三五个。

  “其实很多时候,人一时想不开也就差那么一句劝,我看到了,我就劝一下,大多数都是一劝就好了。我还记得之前遇到过一个大概是初中生的孩子,大晚上的自己打车说要去江边溜达,那孩子坐在车上偷偷地哭,我就问她怎么了。孩子说自己学习压力已经很大了,可是妈妈还是批评她。我其实挺理解这孩子的,我家孩子上高中,跟她差不多大,我也是家长,就劝了她两句,然后哄着孩子也没去江边,直接给她又送回家了,嘱咐她回家跟妈妈好好谈谈,这孩子也听劝,随后就安全回家了。”郎庆奎说。

  “夜班的哥大多做过好事,我这不算什么”

  记者:您当时那个状态回家,家人看到了什么反应?

  郎庆奎:当时我爱人在家,看到后吓了一跳,还以为我是不是跟人打架了。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后,也没说啥,帮我把全身的衣服都洗了。

  记者:您会游泳吗?夜里江水那么黑,没害怕吗?

  郎庆奎:我不会游泳,但当时也顾不上想这个,啥黑啊、冷啊,都没想,就惦记着不能看着一个人就这么放弃生命了。

  记者:那天您救人后,好多人给您“点赞”了对吗?

  郎庆奎:那天上岸后,就有人跟我说你这人心眼太好了,我听着心里挺暖的。后来这个事也有一些亲戚朋友知道了,我这几天电话就没断过,好多人给我打电话夸我是个好人。

  但其实类似的事,很多夜班司机都做过,只是大晚上的很少有人看到,而我只是恰巧被人看到了而已,算不了什么大事。以后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我还是会出手的。

  辽沈晚报特派丹东记者 王晓阳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