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燕”考古探幽发微 “慕容西来”自成一说

朝阳资深文史专家周亚利为“辽沈晚报老年学堂”群友上网课讲解“龙城三燕文化”

“三燕”考古探幽发微 “慕容西来”自成一说

  周亚利(右)在辽博鉴赏“三燕”文化展品。

  在本报组建的“辽沈晚报老年学堂”微信群里,我们邀请到了朝阳市博物馆研究馆员、朝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朝阳市三燕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前燕后燕北燕史》主编、《慕容皝》作者周亚利。周老师多年从事三燕文化研究,前不久,还专程从朝阳来沈阳欣赏辽博举办的“龙城春秋——三燕文化考古成果展”,这是与新中国同龄的辽宁省博物馆七十余年来举办的首次三燕文化大展,意义非同凡响。对三燕王朝中的主角慕容氏的起源,周亚利经多年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慕容鲜卑来自西北的“齐家文化”。

  三燕文化的传播进入一个新阶段

  周亚利谈到,辽博“龙城春秋——三燕文化考古成果展”举办之初,周亚利就想来看看,但因事耽搁,直到8月底才得以成行,终于得偿所愿,未留遗憾。因为这个展览对于周亚利来说很重要,她研究了二十多年的三燕历史与文物,虽然在刊物上看了很多三燕文物,但某些文物的实际颜色和尺寸大小不一定准确,这次看了辽博举办的“龙城春秋”三燕文化大展,感觉很震撼!

  周亚利表示,辽宁省博物馆的领导和陈列工作人员的确是下了不少工夫的,展览办得很好。展览根据出土的三燕文物,划分了几个部分和单元,把三燕文化全面地展示给观众,那些陈列品,很好地诠释了文物的历史价值、科学价格和艺术价值。这是辽宁省博物馆第一次把三燕文化作为一个大的专题而搞的陈列,使三燕文化的传播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周亚利说,而今,三燕文化已走向全国,散布全国各地的慕容氏、冯氏近几年都曾来朝阳祭祖。在这种形势推动下,朝阳政府对三燕文化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强,三燕文化产业也日渐兴起,过去三燕文化工作者的播种,现在逐渐开花结果了。

  “金步摇”是丝路文化的代表作品

  辽博“龙城春秋”大展中的文物展品有数百件之多,包含的内容方方面面,令周亚利印象深刻的是那些金光灿灿的步摇饰品,不仅是其颜色漂亮,更主要的是它所蕴含的意义重要。

  叶形的金摇叶最早发现于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南方,具体在公元前2600至2500年的乌尔王朝的皇家墓园,此后若干个世纪,流传情况就不甚清楚了。直到发现公元前2世纪的萨尔马泰(中国史书称为“奄蔡”)女王墓,人们才知道一种类似的摇叶当时已被作为一顶金冠的垂饰。此后又在公元1世纪的席巴尔甘大月氏墓中出土了另种金冠,冠上缀挂的摇叶则是圆形的,密密匝匝。

  周亚利表示,在中国考古中发现的步摇实物,主要出土在慕容鲜卑遗迹中,且大量是冠上或头上的装饰。最先是在北票房身二号墓葬中出土了两件花饰,都是一树金枝,每枝盘绕成几个小圈,圈上套一枚叶形的摇叶,树干下连一个山形的基座,可称之为“山题”。这种形式的金步摇后来在三燕时期的墓葬中陆续有出土,考古工作者把它作为三燕墓葬的一个重要标志。“如果追溯它的源头,可知它是来自两河流域,所以说它是丝路文化的代表作品,然而流传到中国后,已经是改造后的金步摇了。”周亚利说。

  “慕容鲜卑西来说”的考证始末

  这种金步摇是怎么传到了中国东北地区?其路线又是怎样的呢?这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的疑惑,也是周亚利心中的疑惑,直到研究北燕高僧昙无竭印度取经路线,这个疑惑才逐渐释然。经研究发现,昙无竭赴印度取经的路线,其中从当时的龙城(今朝阳市)到河南国(吐谷浑国、位于今青海省)这段路基本上与吐谷浑西迁路线是相同的,即从龙城(吐谷浑是从棘城一带,今北票章吉营乡三官营村出发)经呼和浩特、包头、过黄河经鄂尔多斯、陕西省榆林、过陇山到青海。

  不过,这条路线并不是从吐谷浑才开始开通的,而是至少在3600年前就已经开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距今3600年时,从青海甘肃迁徙过来一些人,这就是齐家文化的一支队伍,是他们把青铜冶铸工艺带到了东北地区,他们落脚于今辽宁彰武一带,形成了平安堡三期文化。平安堡三期文化出土的青铜戈,可在鄂尔多斯的朱开沟文化中的商早期阶段找到它的初期形态,而朱开沟文化的青铜器和陶器、墓葬形制等又能在更早的齐家文化中找到它的雏形。把这几条线连起来可以看到东北地区青铜器的传播路线,即甘肃、青海——鄂尔多斯——过黄河向东传播到东北地区,即辽东北(辽河东北)。

  周亚利强调说,这条路线还体现在口簧琴的传播上。在陕西榆林的石峁遗址距今4000年前的文化层中出土了目前中国最早的口簧琴,这种口簧琴在内蒙西拉木伦河流域的距今3000多年前的夏家店上层文化中也有出土,还在距今两千五六百年前的建平水泉遗址中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地层中出土。夏家店上层文化的主源来源于平安堡三期文化,可以看出口簧琴的传播路线与青铜器的传播路线惊人的相似。

  最后,周亚利总结道:“可以看出,草原丝绸之路东北线(通向东北地区的路线)的开发,至少在3600年前,而开发这条路线的后人就有慕容鲜卑。可以说,中国东北与西北地区的联系时间比较久远,而且从出土文物上看,这种联系一直在进行中。”

  辽沈晚报主任记者 张松 文并摄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