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订立遗嘱 老年人的现实生活考量

  日前,一则“儿媳怀双胞胎希望其中一个随妈姓,婆婆立遗嘱表态:家产只给随我家姓的孩子”的新闻引爆了整个网络,关于老人订立遗嘱的话题再次回归大众们的视野。

  事实上,老年人的遗嘱问题一直备受瞩目。不久前开庭的一起遗产纠纷案中,一位86岁的离休干部去世时,遗留下两套房产,三年后保姆手持3份“手书遗嘱”要求继承,法院最终以老人在当时有痴呆表现,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签署遗嘱的行为无效,驳回了保姆的全部诉求。

  生前订立遗嘱,从禁忌话题到为越来越多老年人所接受,背后揭示的现实问题值得关注。

  订立遗嘱的老人类型

  9月14日,初秋的沈阳已经笼罩在阵阵寒意中,但是位于沈河区奉天街271号的“炎黄遗嘱数据储存库”却一派忙碌,遗嘱数据库主任赵旭刚刚接听完一个办公电话,另一部办公电话的铃声就响了起来,“都是咨询订立遗嘱事宜的,”赵旭说,“不到一个小时,就打进来了6个电话……”

  据介绍,炎黄遗嘱数据存储库自2017年5月10日成立以来,共为16万余名沈阳市市民提供遗嘱咨询和继承相关咨询服务,遗嘱起草指导达到56000余份,遗嘱见证达到4700份。

  介绍起老人们订立遗嘱的相关事宜,赵旭在一瞬间就打开了话匣子,在他看来,前来订立遗嘱的老年人主要分三类:

  一、经常出门(比如旅游、探亲等)的老年人,他们觉得外出遇突发事件几率较高,于是提前列好财产清单,方便子女以后的过户手续;

  二、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的老年人(比如60多岁),这部分群体希望明确分割财产,以保障亲人生活,家庭和谐;

  三、有子女的再婚人群,希望将财产留给亲生子女。

  赵旭告诉北国网记者,前来订立遗嘱的老年人年龄分布在60岁至80岁不等,“都是出于防患未然的心理,避免自己去世后发生家庭矛盾。”

  据介绍,订立遗嘱的老年人中女性群体比例更大一些。

  在赵旭看来,越是高学历家庭,遗嘱中的财产分割就越轻松,“这部分群体的生活条件比较好,家庭关系相处也比较融洽,”赵旭说,“反之则矛盾更尖锐,前来咨询、订立遗嘱的人群也更多。”

  据了解,炎黄遗嘱库是由沈阳市夕阳公益遗嘱服务中心及辽宁多家知名律师事务所联合发起的公益慈善项目,项目是辽沈地区首家专业为市民提供遗嘱预约报名、咨询、登记、保管、发放全方位服务的公益慈善项目。

  2017年的时候,炎黄遗嘱库基于对沈阳市老龄人口基数及市民近年来对遗嘱订立的高速增长的需求,以及目前市内遗嘱服务相关机构的服务能力相对比,形成了炎黄遗嘱库服务目标。2018年为了扩大市民受益服务面,经沈阳市民政局批准成沈阳市夕阳公益遗嘱服务中心,开展全市范围的遗嘱见证服务。

  2019年沈阳市司法局批准沈阳市夕阳公益遗嘱服务中心成立“沈阳市遗产继承纠纷行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开展全市继承纠纷人民调解工作,这让炎黄遗嘱库公益慈善项目又增添了一项惠民、利民的服务内容,即解决了市民立遗嘱难的问题,又通过人民调解形式化解了家庭亲人之间财产继承的矛盾与纠纷。

  数据显示,遗嘱服务中心继承纠纷调解委员会共47名人民调解员,大多数成员来自省市知名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专业律师和高校法学专家;中心继承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市、区司法局的支持下与区直法院签署了《人民调解诉调对接协议》,在很大程度上减免了继承人诉讼费用,缩短了的诉讼时间。

  成立以来,炎黄遗嘱库公益慈善项目在沈阳市内50多个社区开展了普法讲座活动,向广大社区居民宣讲:《民法典》《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婚姻法》《人民调解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并结合实际案例为社区居民分析订立遗嘱的重要性及对家庭财产合法、有效传承的必要性,得到广大社区居民的普遍欢迎。

  老人们订立遗嘱的内容

  北国网记者了解到,在“炎黄遗嘱数据储存库”咨询、订立遗嘱的内容五花八门,赵旭通过统计发现,遗嘱内容90%都与房产有关。在赵旭看来,很多家庭里最值钱的就是房子,“老年人的观念里对房子也比较看重,所以来立遗嘱都跟房产有关,最主要担心将来产生家庭矛盾。”

  在遗嘱中的财产分配上,多数老人都会把遗产留给儿子、孙子,“中国人传宗接代的观念很重”,赵旭说,“但是如果有不孝顺的儿孙,老人就会把遗产留给女儿……”

  赵旭记得,曾经有一个70多岁的老头,在订立遗嘱时写得特别详细,“说明遗产中什么给儿子、什么给女儿,最后还特别加上一句‘与其他人无关’。赵旭分析说,很多老年人对儿媳、女婿是否有相应的继承权不是很清楚,所以才会在遗嘱中特别进行说明。

  在这些司空见惯的遗嘱内容中,一些特别的遗嘱引起了赵旭的注意,他记得,曾经有一名老人立遗嘱既不为房也不为钱,她操心的是去世后骨灰怎么办?据介绍,这名姓王的老太太第一个老伴去世得早,留下一双儿女。后来她又再婚,却未再生育。十年前,王老太太的第二个老伴去世后,子女时常来照顾她,期间就谈到买墓地的事。子女们的意思是让王老太太跟他们的父亲一起合葬。但王老太太却没有答应,她跟第二个老伴共同生活四五十年,感情很好,因此更愿意跟第二个老伴葬在一起。最终,赵旭按照王老太太的意愿设立了遗嘱。

  老人们订立遗嘱的心态

  事实上,前来“炎黄遗嘱数据储存库”进行遗嘱咨询、订立的老年人,大多是对生活存在担忧、焦虑的人群,他们订立的遗嘱内容清晰反映了这种心态。

  赵旭告诉北国网记者,如果老人在遗嘱中注明“儿女拿着结婚证才能看遗嘱”的字样,那么就说明老人担心儿女不着急找对象,不着急结婚,“所以采取订立遗嘱的方式进行倒逼。”

  与此类似的,还有老人在遗嘱中写明“子女轮流看护才能拿到遗嘱”字样,这是担心自己晚年生活不便时无人照顾,“也是怕照顾自己时有的孩子出力,有的不出力。”

  当下的离婚率持续在增长,还有老人担心子女离婚后,自己的财产被子女的另一半分走,“在遗嘱中特意写明财产留给孙子、孙女的,多半是有这方面的顾虑。”

  还有一些老人担心自己去世后,老伴儿再找“后老伴儿”的,于是会在遗嘱中特别标明“改嫁、另娶无效字样”。

  在赵旭看来,上述遗嘱内容中的担心,都表明老人所在的家庭或多或少存在着矛盾,于是在订立遗嘱时,“炎黄遗嘱数据储存库”都需要老人进行一项“心理与逻辑思维能力评估”,赵旭告诉北国网记者,目前辽宁省有多家进行此评估的专业机构,“这项评估,将来会作为要件,在法律层面证明老人的自书遗嘱是有效的,进而最大程度地避免纠纷。”

  在订立完遗嘱后,“炎黄遗嘱数据储存库”会将遗嘱存入沈河区档案馆进行免费的永久保存,“防火、防盗、防潮、防辐射,”赵旭说,“最重要的是能够防止家庭矛盾爆发。”

  北国网记者 许蔚冰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