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巨无霸”行驶多有违法居民心惊

2017-11-10 来源: 编辑:闫尚

  夜幕降临,街道上的“公路巨无霸”们开始了繁忙的工作,这些“公路巨无霸”是大型货车、大型残土车、水泥罐车的统称。这些“公路巨无霸”呼啸而过给路人、周围居民、同行小型车辆带来恐惧。

  超速、超载、闯红灯、污损号牌是这些“公路巨无霸”的显著特点,他们熟悉行进路线中哪些路段和交通道口没有监控设施,肆无忌惮的行车违法行为给市民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本报记者对居民投诉集中的西江街、沈于线等多个路口进行暗访,发现这些地点“公路巨无霸”交通违法行为十分集中,甚至一个路口在一分钟内,三辆货车相继闯红灯呼啸而过……

  居民投诉

  “晚上大货开得疯了一样”

  连日来,本报96006热线接到多名读者投诉:在沈阳市于洪区西江街、沈于线等路段,货车严重的违法行为让周围市民胆战心惊。每当货车呼啸驶过,过往行人、同向行驶的小型车辆纷纷避让,担心这些被称为“公路巨无霸”的家伙伤到自己。

  居民于先生说:“这些晚上才上路的货车根本不遵守交通法,闯红灯、超速、污损号牌等问题十分严重,明明绿灯正常通过路口,如果看到旁边驶来大货车,都得等他们停下来再过去,货车轧在路面上引起的轰鸣声让人恐惧。”

  居民何女士表示,晚上停在西江街路边的爱车,一晚上会落上厚厚的一层灰。有一次,竟然有一大块残土落在她的车旁,好在没碰到她的车。

  这些“公路巨无霸”真如居民反映的如此之疯狂吗?带着疑问本报记者对投诉比较集中的西江街、沈于线等多个路口蹲守调查。

  记者夜访

  货车多违法:超载、超速、闯红灯、号牌不清……

  三辆大货车连闯红灯

  11月8日深夜,宽敞的西江街上看似平静,但路面上不断飞驰而过的重型卡车却总是带起一阵灰土。记者乘坐采访车守在路边,远远听见路面上传来大货车轰隆隆的巨响。

  西江北街五台山南路,是通往造化、平罗等地区的交通要道。这里也是本报接到读者投诉最为集中的一个路段,多名读者投诉该路段“有信号,没拍照,专门跑这条线的大车司机都知道”。

  采访车停在路口,记者注意观察,该路口路灯昏暗,四个方向的交通信号灯全部正常工作,但记者唯独没有找到抓拍交通违法行为的“电子警察”设施。

  22时45分,在记者的注视下,就在信号灯只剩下不到5秒的时候,多辆载运着残土的大货车呼啸而过。

  一辆接着一辆的大货车通过,好似一个车队。信号灯黄闪状态下,第四、第五辆大货车接连加速而过。但此时,让记者心惊的是,采访车后面,大货车疾驰而来的轰隆声越来越近。记者转身发现,一辆大货车一闪而过,闯红灯通过路口。而轰隆声并未停止,其身后两辆相似的大货车也丝毫没有减速,闯红灯通过后扬长而过。

  大货车闯红灯冲过路口

  深夜11时10分,于洪区沈于线宝能康城水岸四周漆黑,只有沈于线公路上奔驰的大货车、水泥罐车、厢式货车不断通过路口。

  路口的信号灯正常工作,红绿变化比较频繁,大多数车辆按信号灯指挥停停走走。但记者注意到,在行驶的车流中,不断有车辆闯红灯抢行。

  23时10分,一辆红色大货车驶近交通岗时丝毫没有减速,趁着信号灯刚刚由黄转红,加速冲过路口,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闯红灯大货牌照看不清

  23时25分,沈于线四环桥下,又一辆大货车闯过四环桥下的红灯,加速通过。

  不断有大货车闯红灯通行,记者想记下违法车辆的号牌却很难,因为每一辆闯红灯机动车虽然悬挂了号牌,但却都被尘土污染,而很多大货车尾部的放大号也都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载重几十吨,车速这么快,车牌子都看不清。这些车在马路上跑,住在附近的老百姓每天都心惊胆战。”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说,因为地处偏僻,自己家附近只有一个小卖店,“每次去买个酱油醋,都得过马路,大货车这么吓人,这马路谁敢过啊!”

  残土车三次刹车没有停

  23时45分,一辆装满残土的大货车在沈于线行驶,记者所乘车辆跟在残土车后面100米左右,并一直保持这一距离。

  在通过一个交通岗的时候,这辆残土车没有减速,反倒加大油门,车速估计超过80公里/小时,而该路段的多处限速标识显示为60公里/小时。

  在沈于线一处路口,信号灯已经开始读秒,残土车连续进行了三次制动刹车,但却并没有停下,而是迎着黄灯冲进路口继续行驶。随着残土车刹车激起的一片烟雾消散之后,残土车的身影和轰鸣声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水泥罐车车速超90公里

  当晚23时53分,从沈于线一处路口转出一辆白色的水泥罐车,在转弯时几乎没有减速。

  在进入沈于线之后,这辆水泥罐车就开始一直加速,在行驶过一所学校门前之后,这辆水泥罐车突然加速,记者目测速度将突破90公里/小时。而此处路段限速同为60公里/小时。

  俩大货错车远光灯互晃

  23时49分,记者跟随的一辆残土车车速超过80公里/小时。此时迎面驶来一辆大货车,两辆车都没有减速,几乎同时打开车辆远光灯、鸣笛。

  在互相照射和鸣笛声中,两辆车呼啸而过,而跟在残土车后方的采访车则成为对面大货车开远光灯的受害者。

  在当晚的采访中,记者发现,迎面而来的两辆大货车中,相互减速的情况几乎没有,还相互开远光灯、鸣笛,而有些大货车使用的汽笛,在安静的午夜则显得异常刺耳。

  残土车转弯 砂土散落

  西江街、沈于线上行驶最多的除了水泥搅拌车外就属于残土车了。

  行驶中的残土车都按要求在货箱上安装了硬覆盖,这些盖板本应该盖住残土防止遗落,可很多残土车都超载运行。

  22时40分,一辆残土车沿着西江街从采访车旁呼啸而过,车内的残土高出货箱的围板,导致硬覆盖的盖板根本无法盖严,形成一个三角区。

  残土车在一个路口转弯,因为颠簸,车上残土散落在路面上,过往车辆车轮驶过卷起一股浓浓的灰土。

  知情人揭秘

  货车如此疯狂

  受到利益驱使

  曾经“养车”多年的王先生介绍,如果一辆大货车一天拉残土8次,可以净赚800元钱,但由于司机一天下来,拼命地开车快跑,那么多拉一趟,就多赚100元,如果每天多拉三趟,一个月下来,可以多赚将近1万元。

  另外,大货车每停车、启动一次,因为要启动发动机,因此比正常行驶要多消耗柴油30元-50元,如果一天闯红灯10次,就可以节省燃油费几百元,所以大货车闯红灯的情况屡禁不止。

  王先生也坦言,同样速度下,质量越大,则撞击力越大,而且刹车惯性越大,货车的超速闯红灯等违法行为为安全埋下极大隐患!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记者 王鹏 吕洋 于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