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骑用户:退298元押金还得跑一趟北京?

2017-11-15 来源:辽沈晚报 编辑:闫尚

  新闻到底: 《申请酷骑单车退款失败 客服电话为何打不通?》6

  新闻闪回:沈阳多名市民向本报投诉称,自己想退回在酷骑单车的押金、余额,但连续几天联系不上客服。8月31日,本报刊发《十问酷骑 退押金余额为什么这么难》;9月3日,本报刊发《想继续“酷骑”就暂不退押金》。

  酷骑用户在经过数月的漫长等待,等来的不是退款,而是押金被清零。

  原来声称负责处理140万辆单车及后续押金退款事宜,如今拜客只承认自己是第三方运营商,不负责押金退款。拜客被工商部门列为经营异常。

  酷骑仍然无回应

  14日上午,记者通过邮件形式联系酷骑方面,询问沈阳地区大量酷骑未退押金用户为何押金被清零,可到当晚7时,仍无任何回应。官方的客服电话无法接通,拨打酷骑单车前CEO 高唯伟的电话,对方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的热线电话无法接通。

  从上海方面传来消息,酷骑单车上海分公司已空无一人,办公室已退租。

  上海媒体称,酷骑单车唯一一个退款通道是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的酷骑总部,需要本人带着身份证,或者直系亲属带着户口本,提供注册时电话号码,才能拿回298元押金。有退款成功的消费者称,整个退款过程简单快速,出示身份证、装有酷骑App的手机,提供注册时的电话号码,298元的押金在5秒之内就通过原来的付款渠道到账了。但是,App当中的余额退款不能办理。

  拜客是何许人也?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为成都,地址为成都市成华区槐树店路长融街30号4栋4单元1层4号。

  系统内刊载的该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中,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显示,股东赵某出资800万元,谢某出资额为200万元,但皆为认缴额,实缴出资额一栏为空白。文尾显示,2017年6月16日,对认缴出资日期和认缴额做了修改。

  报告中的公司资产总额、营业总收入、利润、社保等主要项皆为空白。

  该系统显示,2017年5月15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信息,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记者经网络查询该公司的成都注册地门牌号,该门牌号注册有数十家公司。成都商报曾报道称“日前,有成都媒体到熊猫单车登记的成都市成华区槐树店路长融街30号4栋4单元1层4号调查,发现此地址并不存在。”

  虽然拜客出行承认已全面接管了酷骑单车的运营及维护服务,但该公司表示不承担原酷骑用户的退押金事宜。

  记者拨打该系统内登记的公司电话,为无人接叫状态。记者拨打拜客400客服电话转人工服务,却始终无法接通。

  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出资10亿元接手酷骑,其资金来源在哪里?

  今年6月份,四川绵阳市出现了熊猫单车用户退押金难问题,当地媒体报道,熊猫单车负责人称,“主要是因为退款通道出现了问题,不能自动退款,需要进行手动退款,只要客户点击了申请退款,后台就能看到,后台会及时进行手动退款处理。”

  经了解,熊猫单车的运营方为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酷骑和拜客在演戏?

  记者通过拜客单车的官方微信与其联系,在下边对话窗口,只要输入任何带有“酷骑”关键字的问题,就会自动回应:“亲亲您好,我公司目前是酷骑单车新的第三方运营商,只负责单车的运营及维护,拜客单车的押金退款您可以联系我,酷骑单车的押金退款等其他费用类问题需要您联系原酷骑公司进行咨询。针对原酷骑单车充值过押金的用户,我公司作为新的运营商为了照顾充值过原酷骑的押金并且未退款的用户,免费为大家赠送了会员及年卡,方便您的使用。您可以在微信上搜索‘拜客出行’小程序进入骑行。”

  酷骑官方微博最近一次更新是今年9月29日发出的,内容为:《酷骑单车将被四川某集团10亿收购,接手140万辆单车及后续退押金事宜》。链接内容称,四川的一个集团公司,已经同意全面收购酷骑,其以10亿元的价格,接手了酷骑之前累计投入的价值9亿多元的资产,其中包括140万辆车,并将负责处理好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9月29日,酷骑单车前CEO 高唯伟称,酷骑已经与收购方签订了协议。

  酷骑称,四川公司接手140万辆单车及后续退押金事宜,而新接入的第三方运营商即坚持称只负责运营,退押金的事与他们无关。

  消费者的利益哪里去了?难道酷骑和拜客是在演一场大戏吗?

  “去北京退,票钱都不够”

  沈阳市民吕先生称,7月份就开始通过APP进行退押金申请,但迟迟未拿到退款,后来酷骑称,退费中的用户仍然可以享受骑行服务,他就好奇地扫码骑了一次,结果手机里显示说,退款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再次提出申请。吕先生很无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算本以为拜客收购酷骑以后,押金的事应该不成问题了,“我就不应该抱着这种幻想,消费者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如今,看着押金被清零,“真是欲哭无泪,谁能因为298元钱跑趟北京,火车票钱都不够,太坑人了。”

  朋友给吕先生出主意,让其找黄牛进行退费,“结果给我出主意的那个朋友,150元给黄牛了,现在黄牛也联系不上了,加在一起损失差不多450元钱。”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金国建

  律师:酷骑押金赔偿可由双倍提至三倍

  来源:辽沈晚报 2017年11月15日 版次:07 作者:

  昨日,记者就起诉酷骑相关问题再次与辽宁省合同法研究会债务纠纷法务室主任郑开元进行探讨,根据用户反映的酷骑最新情况和对法律条文的精细研读,郑开元认为,可以要求酷骑三倍赔偿押金,但沈阳用户在本地起诉涉及管辖权争议。

  押金赔偿由双倍提至三倍

  记者:9月初你们代理起诉酷骑的时候,是要求双倍退还押金,支付延迟退款期间的利息,因诉讼索赔而产生的交通费、食宿费等实际发生的一切费用由酷骑承担。根据酷骑现在的最新情况,诉求有什么变化?

  郑开元:酷骑收取的用户押金是挂账资金,不能用于其他科目的支出。并且酷骑一直没有明确押金在哪个银行存管,承诺1-7日退还押金更是没有兑现承诺,现在又单方清空押金和余额,这是恶意的欺诈行为。

  鉴于酷骑的以上行为,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因此,我们现在的诉讼请求变更为: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法》“退一赔三”退还押金298元,其他比如延迟退款期间的利息和其他因诉讼发生的费用,也要由酷骑承担。

  对于三倍赔偿的诉求,法院有裁量权,要看事实对原告造成的损失。但原告方可以积极争取。

  本地起诉涉及管辖权争议

  记者:沈阳的用户一定得去北京通州去起诉酷骑吗?这样做费时费力,一般人做不到。能不能在沈阳本地起诉酷骑,因为用户支付押金余额、骑行单车都发生在沈阳,并且酷骑在沈阳有分公司。

  郑开元:9月初我们代理部分用户起诉酷骑,也研究过是否一定到北京起诉。当时因为事态没有发展到这种严重的地步,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派工作人员去了两趟北京。现在酷骑单方面清零用户的押金和余额,受害人数又非常多,所以必须重新研究在哪里起诉的问题了。

  我们看到有律师认为用户可以在本地起诉酷骑,不必去北京。其理由是《酷骑用户服务协议》约定了履行地点,但是酷骑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用户注意,其服务协议的约定管辖隐藏在《用户服务协议》中,采用格式条款,内容很多,用户对于服务协议不会认真阅读,甚至不会注意到协议管辖条款的存在,字体均较小居于文中,且未置于突出位置,易为用户所忽略。因此,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酷骑公司使用格式条款与用户订立管辖协议,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用户注意,协议管辖条款应属无效。

  虽然我们也不想去北京立案,但是从诉讼实践来看,有关律师的看法不切实际。如果管辖权存在争议的话,在本地立案不一定会成功,另外也会延长诉讼的时间。酷骑虽然在沈阳有分公司,如果分公司没有资产,执行起来也比较麻烦。找不到酷骑总公司的话,判决结果需要以公告的形式送达,一次费用大约是800元。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吉向前

  单方撕毁“欠条”的酷骑要逃避多久?

  来源:辽沈晚报 2017年11月15日 版次:07 作者:

  用越来越绝望来形容沈阳的酷骑用户也许并不为过,他们一面等待着押金能够如数归还,一面却又被酷骑的无声失信对待所伤。

  投诉无门的他们静观其变,期待着奇迹的发生,直到酷骑APP内余额被清零,他们意识到退款可能真的成了奢望。

  清零的行为被理解为“单方撕毁欠条”,如此轻描淡写地逃离,置众多用户的利益于不顾,它的衰落在所难免。

  回想起共享单车甫一进入沈城时,带给人们的惊异和便利,满城尽是小单车的盛大景象,人们不会想到,酷骑会以这样的方式退出沈阳人的视线。从退还押金时限延长,到重新推出“土豪金单车”,再到押金大面积无法退还,客服中心人去楼空,最后账户余额被清零……一次次地挑战着用户们的底线。

  来自酷骑内部员工的声音认为,酷骑的失败一方面来自于一炮走红后的盲目扩张,另一方面也是管理层在生死时刻的决策失误。

  有报道显示,沈阳最高峰拥有130万注册用户,但酷骑仅仅投放了12万辆车,用户经常找不到车用,这种供需严重失衡的状态,让众多用户选择退款。而此时,酷骑方面又以产品升级为由关闭了自动退押金的功能,这导致众多沈阳用户看不到退款希望,一时间猜测频起,恶评如潮。

  有人认为,此时酷骑并没有通过筹款和提升运营能力堵住资金缺口,反而造出成本极高的“黄金车”来大量投放,过度消耗的资金最终成了压倒酷骑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们已经无暇顾及酷骑大把撒钱却无法获得外部融资的真正原因。只是希望属于自己的钱能如数返还,让这样不作为、缺乏诚信的企业得到应有的惩罚。

  随着西安有律师已经正式起诉酷骑欺诈,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人们现在无不置身于共享经济带来的便利生活,它不断前行的同时,也会淘汰掉那些能力和诚信不足的创业者。

  用户们期待的也正是经历弯路后,越来越规范合理的共享生活。

  □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