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马“穿鞋”40多年的老汉生意惨淡被迫改行

2017-12-01 来源: 编辑:闫尚

  又一门老手艺淡出大家的视线……

  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替代了马车、驴车,让干了40多年钉马掌活儿的王佐民的老手艺没了用武之地,两三个月也接不到一单生意,只得改行给建筑工人的电镐修钎子了。

  过去:想钉掌清早来排队

  今年62岁的王佐民是鞍山目前为数不多还会钉马掌的手艺人。昨日,记者来到他的“工作室”(小砖房)。门前有个绑马的铁架子,如今已经竖了40多年了,见证了这个行当的兴盛和衰落。

  王佐民钉马掌的手艺是跟父亲学来的。“我小的时候马车特别多,往工地运沙子,从菜地里运菜都要用马车。每天清晨来我家找我父亲钉掌的都得排队。”王师傅说,当年父亲主要工作就是给牲口钉掌。有的牲口用得费,三四天就得来换一次,用得省也得十多天换一次。如果牲口钉的掌不及时更换,牲口指甲就会磨损,无法工作。

  危险:牲口动不动爱尥蹶子

  王佐民2岁时和父母从台安搬到鞍山旧堡,他家钉马掌的手艺远近闻名。上个世纪80年代,四方台拉木材的马车特别多,钉马掌的活也很好,王佐民子承父业也开始学钉掌。祖传钉马掌,拢共分三步,第一步:将马固定好。第二步:将马掌修理好,第三步:将铁掌钉上去。不同的是,过去马掌是铁的,打铁太费劲,如今都是用轮胎胶皮做的掌了。

  钉掌这项工作也有一定的危险性,牲口一尥蹶子就容易踢到人。王佐民干了40多年,保护措施做得不错,从没被牲口踢到,“我们都会保护自己,给牲口挂掌前,都会拍拍牲口的腿,给它个暗示,然后快速把腿绑上,手要快。”王佐民说牲口里也有脾气倔的,有的拿钳子夹驴的嘴唇子,它也咣咣尥蹶子。还有一头骡子,一看见要钉掌就坐地上不起来,犟得很。

  生意惨淡被迫转型

  王佐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时到11时,没人的时候他甚至都不点火烧炉子。据王佐民介绍,目前养牲口的大多都是为了养殖。曾经有位在千山区居住的村民花一万块钱买了头骡子,想上山干点农活。结果那头骡子根本干不了,用了一天就退货,赔了2000块钱。还有人继续养牲口来拉鸡粪或者掏厕所。

  “最开始,钉一套掌才1.5元,后来涨到8元,如今钉一套40元,钉驴掌便宜些,30元,因为驴蹄子也小。”王佐民称,养牲口其实很辛苦,不管天气多冷,大半夜十点多还要出来喂马,不然马饿得用蹄子刨槽子。每年光饲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牲口要是生病了更费钱。“后来大家都买车拉货,牲口越来越少,我现在两三个月也接不到一单生意。”

  城市里,渐渐少了马车、毛驴车的身影,城市主干道甚至不让牲畜上马路。这也意味着,钉掌这项手艺无处施展。王佐民也被市场大环境逼得无奈“转型”,现在他的主业是给建筑工人的电镐修钎子,副业才是给牲口钉掌。 北方晨报、印象鞍山记者常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