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弃女婴姥爷露面 "当时她哭一下我就不扔了"

  草丛遗弃女婴姥爷露面后悔自责 “当时她哭一下我就不扔了”

  辽沈晚报/吕洋

  新闻到底:《草丛发现女婴 民警做“临时奶爸”》

  新闻闪回:清晨,草丛中传来哇哇地哭声,引起晨练市民的注意。走近一看,“草丛里竟然藏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发现是个不足月的女婴。民警陈一忠家宝宝刚10个月,是个新手爸爸。为了照顾捡回来的女婴,陈一忠客串“临时奶爸”。给女婴买来奶瓶、奶粉、尿不湿,喂奶、哄睡,陈一忠全行。

  28日,在沈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中朝派出所,将新生外孙女丢弃在草丛中的姥爷刘某某接受采访。

  对于将刚出生的外孙女遗弃,刘某某称自己非常后悔和自责。

  原来,虽然女婴虽然是8月22日凌晨5时许被路人发现。但是被姥爷丢弃却是在前一天晚上10时许。沈阳多雨,刚出生的早产婴儿在草丛中度过一夜。

  刘某某家是鞍山市台安县的,女儿患有心脏病,又发生早产,危险性很大。当地医院用急救车将产妇转院到沈阳盛京医院。但产后,女儿和早产的外孙女分别被送进ICU病房。

  双重的治疗费用让身为父亲又身为姥爷的刘某某极度艰难。

  刘某某说,自己无奈之家才将外孙女从医院接出来,压力特别大,心里特别乱。

  中朝派出所办案民警陈艺中介绍,在发现婴儿后,民警一直在全力寻找遗弃者的线索。当刘某某投案自首后,其自述的丢弃婴儿过程与民警调查发现的证据相吻合。

  但目前婴儿仍在沈阳市儿童医院接受观察和看护。需要经过科学检测确定了刘某某与新生儿的亲属关系后,刘某某才有可能领回女婴。

  记者:你是怎么从医院接出外孙女?

  刘某某:8月21日下午3、4点钟,儿科病房通知我续费,我说我想办法,之后医院又打了5、6次电话。晚上6、7点钟,医生来电话,说孩子出现了心率过快,发烧等症状。

  我一共欠了3000多块钱的医疗费,我跟医生说有1000多块钱。医生就说跟领导研究之后让我交1000块钱,就可以把孩子抱走。

  就这样,那天晚上8点多,我在医院西门外的母婴用品店买了个小被,把孩子接走。

  我在沈阳路不熟,就打车到了地铁站,乘坐地铁到了开发区。

  我在路上抱孩子一直走,心里想得挺多。我知道这是一条生命,不应该抛弃她。

  因为医生说孩子发烧、心率快,我就联想到孩子可能遗传,养不活。另外孩子妈妈也在重症监护室,我担心孩子妈妈要是死了,剩下我一个人,这个孩子我怎么样。我不知道社会上能有这么多好心人,不知道有人愿意帮助我们。

  我边走一边一看孩子,孩子一直倒气,我想孩子可能活不成。我不是纯心要致孩子于死地,毕竟是我姑娘亲身掉下来的肉。可是不这样我怎么办,我有苦衷。

  记者:然后怎么将婴儿丢弃到草丛的?

  刘某某:我一直抱着孩子在路上走到10点多,发现了就是扔孩子的那个地方。我实在走不动了,另外我也观察那里有工厂,有工人下班,路灯也亮。我把孩子放在那会有人发现。

  我把孩子搁那,我想孩子要是命大,缓过气来,再遇上人,能救她一命。于是我弯下腰,将孩子隔着栏杆,一点点将孩子顺进了栏杆里边,掉在草丛里。当时孩子一点没动,也没哭。我想当时如果孩子路了,我可能就不扔了,不忍心。

  记者:扔掉孩子之后,你是什么心情?

  刘某某:丢掉孩子之后我是打车走的。从上车那一刻开始,一直在自责,当天晚上一宿没合眼,就在想这个事。之后这6、7天里,通过民警教育,我这内心里,更是愧疚。对社会影响不好,希望别人也吸取我的教训,不要像我这样做。

  记者:之后这个事情告诉女儿了吗?

  刘某某:没有告诉女儿。到了第三天吧,我姐姐来,把事告诉女儿了。女儿一个字没说,一直在哭。我知道她心里肯定是怨恨我,但是她也知道我们父女俩有多难,也能理解我一些吧。

  记者:后来怎么想领回孩子的?

  刘某某:8月22日,从媒体上看到这个事被很多人关注。孩子也被人救活了,我就更知道我错误多大。我通过媒体联系警察,希望把孩子领回去。我现在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伺候大的,伺候小的,都给伺候活了。有困难也要挺住,再说还有很多人关心我们,民政部门也会帮我们。

  记者:你的处境有多难?

  刘某某:2010年我在吉林四平开砖厂,经营不善赔了600万,现在还欠着外债。2016年回台安老家,也没有收入来源。女儿打零工一个月挣2000多元。

  后来女儿交的男朋友,因为交通肇事逃逸,被立成网上逃犯,后来被警察抓走了。女儿怀孕后心脏病犯了,在当地医院住了4天,花了将近6万。后来因为发生早产,紧急送到沈阳医院,又花了将近6万。外孙女出生后在ICU总共花了3000多。

  我们从台安赶来沈阳时候,我身上一点钱没有,都是后来跟亲戚朋友借的,还有一部分是爱心捐款平台筹的2万多。

  这些天花了12万多,我实在没钱了,借钱也借不来了,可是女儿在ICU一天的费用得1万6千多。虽然女儿有“新农合”,但报销的比例很小,又有很多药是自费的,不能报销。这几天女儿好转一些,费用也少了一些,但是我也负担不起。

  记者:见没见到孩子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刘某某:小外孙女一直没见到呢。我这次已经犯罪了,现在是取保候审。我希望尽快把外孙女领回来,然后我照顾女儿和外孙女。至于以后,女儿身体好一点,能带孩子,我再求家里亲戚帮帮忙,要不没办法。

PC版

Copyright © 2019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