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孩子的笑脸是我最好荣誉奖杯   

  张超老师(左三)和学生们在一起。读者供图

  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需要的是比其他孩子更多的爱心和勇敢。

  这是一位特殊的教师,有些时候她更像是一位母亲,对待这些不一样的孩子,她需要更多地关注和爱心。

  13年来,辽宁省孤儿学校特教教师张超一刻不曾忘记自己的誓言,用满怀激情为孤儿学生撑起一片湛蓝的天空。张超说,不管是金奖杯,还是银奖杯,只有孩子们的笑脸才是我最好的荣誉奖杯。站在神圣的讲台上,任何杂念也动摇不了这颗育人的心。

  母女两代特教 用青春和热情驻守三尺讲台

  由于母亲在孤儿学校工作,张超从小就接触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们,她想为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做点什么。

  她考入了锦州师范学院,为了完成理想,毕业时宁愿与爱人分居两地,也要回到孤儿学校,成为一名特教教师。

  2006年7月,张超报到成为辽宁省孤儿学校一名特教教师,那年她24岁。

  “30年前的秋天,我母亲光荣的成为一名特教教师。30年后的今天,我接过母亲的接力棒。同样的身份,怀揣着两代人的梦想,这是我人生的殊荣,我感到非常骄傲!我会倾满腔热血,努力为孤儿学生擦亮人生的天空!”

  成为特教的第一天,张超老师的入职演讲充满激情。

  此后的13年时间里,张超老师真正做到了教孤儿学生成人,育孤儿学生成才,用青春和热情驻守三尺讲台,用希望和阳光播撒孤儿心田。

  不同孩子因材施教

  “遇到她是最幸运的事”

  辽宁省孤儿学校的学生来自全省各地。这是一群极为特殊的孩子,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他们有的因为疾病、车祸、各种事故失去父母;有的是服刑人员子女、艾滋病患者子女、弃婴、智力有缺陷的孩子;有的入校前在社会流浪;有的被亲生母亲遗弃在火车站,有的甚至亲眼看见了自己父亲杀害自己的母亲。

  一段段复杂的经历,一个个受伤的心灵。刚刚参加工作的张超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学生年龄差距大,基础不一样,入校前教材不统一,那就分组授课,各个击破;老校区教学条件差,缺乏教具,学生教辅材料少,那就自己花钱买;学生入校前流浪、辍学、务工几个月,甚至几年,知识有断层,那就利用课余时间给学生补课。

  为了让所有学生都能跟上学习队伍,消除知识盲点,每接一个新生,她都要详细询问新生的学习情况,并因材施教,制定专门补课计划,保证每个学生知识的连贯性。

  学生们在作文中写道:“听张老师的数学课就是一种享受!”已毕业的学生亲属发信息深情地说:“孩子遇到张老师,是他求学路上的最幸运的事!”

  同时,身为中学数学老师的她,还研究了小学和高中教学要点,总结了一套套以“块”为单位的学习教案,被学生们称为“数学宝典”。

  用自己做榜样

  将班风变成了“家风”

  张超深知教书与育人,言传与身教从来不能分开。

  所以,无论是课上还是课下,她总是以自己的人格力量感染学生,注意自己点点滴滴言行的影响。

  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张超都能严于律己、率先垂范。

  当她要求学生努力学习时,她首先做到了有忘我的工作态度和刻苦钻研的精神;当她教育学生热爱劳动时,她没有指手划脚、拈轻怕重,而是和学生一起参与劳动的全过程;当她叮嘱学生遵守纪律时,她首先做到了遵守校纪校规。

  终于,班级里有人主动弯腰拣废纸了;有人早晚主动开关电灯了;有人主动下课为大家打水了;有人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了。

  当她表扬学生时,同学们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我是跟你学的”。

  她用自己的行动,教会了这些特殊的孩子去学会关爱,学会自律,将班集体变为了大家庭,将同学变为了兄弟姐妹,将班风变为了家风。

  毕业不是爱的终点

  她说“愿意管学生一辈子”

  有人说:孤儿学校的班主任工作不是“人”能干的,它需要太多的爱心、细心、耐心,它需要付出太多太多,张超十几年如一日,如母亲一般呵护着一个个渴望被关爱的孩子们。

  她的电话里通话次数最多的就是孩子们的亲属;她的心里印刻着每一个孩子的爱好和故事;她的抽屉里常年为学生备着碘酒棒、针线包、卫生巾。

  从学生充满防备、冷漠的“小眼神”到毕业时紧紧拽着她的胳膊不放手。她深知对孤儿的爱,要像母亲的爱。

  有的毕业生向她寻求工作指导;有的毕业生因为学业受挫,半夜打来电话寻求安慰;有的毕业生生活上遇到困难请她支援。

  朋友开玩笑地对她说:“你这老师当的,还得管一辈子。”她却说:“只要他们需要我,我愿意管他们一辈子。”

  用“爱与奉献”暖化受伤女孩心中的寒冰

  刚参加工作时,张超满腔热情遭遇到学生冷漠的眼神时,她深深困惑过,为什么有些孩子的心像一块冰,一块永远捂不暖、化不了的寒冰。她问过母亲怎么办,母亲告诉她“要有一颗充满爱与奉献的心”。13年的工作中,这句话成为她工作的“传家宝”。

  学生小玉(化名)父母双亡,被亲属送到孤儿学校读书。然而原本品学兼优的孩子,到了这个特殊的学校后变得少言寡语,成绩下降,并且假期也不回家。

  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张超老师知道,这个孩子心里一定受过伤害。

  一次次主动聊天谈心,张超得知小玉父母生前跟亲属有财产纠纷,闹得很不愉快,因此亲属不接纳她,假期从不让孩子回家,小玉也因此愈发自卑。学习成绩慢慢下降。

  “要想解开孩子的心结,必须先解开家长的心结,让亲属改变看法接纳她。”。

  张超与小玉的亲属一次次的电话沟通,定期向亲属汇报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重要节日里让小玉给亲属打电话问候。

  亲属慢慢放弃了隔阂接纳了小玉。当亲属们第一次接小玉回家时,她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毕业时,小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重点高中。三年后,张超又接到了小玉考上重点大学的报喜电话。

  每次回想起那时那个自卑女孩小玉,张超更加坚信了母亲的话。

  她让孤儿“不良少年”重拾信心

  孤儿教育中最难的不在教学,在育人。家庭破碎、心理自闭、父母犯罪,无家可归。 一个个悲伤的故事带给孩子们的不仅仅是生活条件的下降,更重要的是心灵的伤害。

  学生小亮(化名)是一个弃婴,被多个家庭收养,又在社会上流浪半年多时间后被送入学校。

  穿耳洞、吸烟、骂人、打架、坐都坐不住,刚到孤儿学校的小亮不搭理任何老师和同学。

  默默观察好久,张超发现小亮特别喜欢画漫画。

  为了引起小亮注意,张超买了两大摞漫画绘画技巧的书放在讲台上。

  随后几天,小亮没事总到讲台边绕几圈,终于有一天忍不住问张超能不能借他看看这些书。从借书、还书,通过点点滴滴交流,张超渐渐走进小亮的世界。

  小亮过生日的那天,张超特意将他和几个跟他关系好的孩子带回家,办了个小小的生日会。

  张超还请美术老师多关注小亮,推荐他去美术特长班。

  如今,小亮已经是南方一家手工灯罩厂的首席设计师,亲手描绘着他自己的人生蓝图。

  闲暇之余,小亮还不忘用漫画给“家里的弟弟妹妹们” 谈谈自己的感悟:脚踏实地,认真生活,传递关爱,这本就是生活最美的样子。

  怀孕不放弃工作 孩子早产一直心存愧疚

  张超是一名军嫂。爱人是军官,常年不在家。她一个人照顾着父母和两个孩子。

  她在怀孕期间也未曾放弃班主任工作,孩子早产两个多月,身为母亲的她一直心存愧疚,但张超说从未后悔。

  多年孤儿学校的班主任工作,张超说自己学会了感恩。

  感恩学生们在她怀孕期间对她倾诉孩子对母亲所有的期盼,教会了她如何做一名母亲;感恩学校的同事对她体贴、关照。感恩丈夫所在部队,战友们帮忙解决的诸多困难。

  张超说:“人活着就要有爱,爱父母,爱亲人,爱朋友,爱学生……只要我们用心去爱每个人,那我们的世界就永远充满阳光。”

  2017年,张超一家被部队评为“最美家庭”。颁奖词中写道“一位是特殊园丁,辛勤付出为举目无亲的孩子擦亮天空,用博爱融化冰雪;一位是参谋智囊,夜以继日为部队建设发展贡献力量,用担当书写忠诚。你们的爱于无言之处,奉献于平凡之中,却源源不断地汇聚着润物无声的正能量。”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吕洋

PC版

Copyright © 2019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