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了!俩人坐氢气球打松籽,越飘越远!结果…

  9月21日,吉林汪清县两名村民乘氢气球在和盛村后山打松籽,不慎飘走……

  据森警介绍,两名村民会操控氢气球,在大兴沟河东加油站附近自行降落,现已被派出所民警带走。

  坐氢气球这种操作,近几年很常见了,农民为了打松塔方便,会买一个氢气球,坐在气球上打。而“飘走”事件,之前也曾发生过。

  坐氢气球被吹上八百米高空 绝望录视频

  2017年8月28日七夕节,吉林省汪清县一男子乘坐氢气球打松塔。因固定气球的绳子没系好,大风将他连球带人刮到八百米高空,飘行直线距离超过五十公里。

  绝望中他录视频说:“乐观面对生活吧,我飞了!”还趁着电话还有信号,拨通妻子电话说:“结婚一年了,我现在飞到天上不知道能不能安全下来,要是我出意外,你也要坚强活下去。”

  好在后来他自己给氢气球放气,成功迫降,最终被救。

  男子随氢气球飘走,几天后孙子出生

  也是在2017年,时年59岁的吉林集安男子毕克生,9月20日一早起来,坐了一个多小时的三轮车上山打松籽,最终因为氢气球的绳子意外断裂,随风飘走。

  几天后,他的儿媳生了一个男孩,遗憾的是,爷爷毕克生已无从知道这一喜讯。

  有网友曾指出,打松籽的氢气球上面有一个拉手,可以随时放气,以调节高度。对此,毕克生的家属告诉南都记者:“氢气球的确有放气功能,但我们寻思可能他急眼了,一下把拉手给拉坏了,这样就导致没办法放气”。

  毕克生失踪6天后,毕家人放弃了寻找。其独生子毕小虎说,“一点目标都没有,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多折磨人啊?俺们都崩溃了。”毕小虎的母亲身体每况愈下,有一段时间甚至拒绝进食。

  打塔人冒生命危险,每天要爬几十棵树

  松塔生长在数十米高的松树顶端,因为太高,无法使用机器采摘只能人工采摘,但人工摘塔不但效率低,而且异常辛苦和危险。

  以往,工人只能爬到树顶打松塔,不少松树有二三十米高,打松塔的人需要用绳子绑着身体,一段一段往上爬,到树顶时,再用杆子捅或用鞭子抽树头上的松塔。松树都在天然林区,每当山风吹来,树枝就摇晃得厉害。

  网友评价:“像悬崖走钢丝一般令人提心吊胆”,经常有人因为打松塔坠树受伤或身亡,东北还有一句顺口溜说,“十斤松塔一斤子,十斤汗水一颗塔”,也道出了打松塔的困难。

  新文化报在2017年曾报道过吉林省临江市闹枝镇义和村住着这样一群人:大部分都在50岁左右,每年松塔成熟时,他们就要扛着6米长的竹竿爬到20多米高的松树顶端打松塔。

  他们靠着绑在腿上的脚扎子,一步一扎向树顶攀爬,每天上上下下要爬近30棵松树。

  义和村打松塔的团队有14人,8个负责爬树打塔,4个负责捡松塔,还有两个负责用马车,将成袋的松塔从山上运到山下。

  打塔人一天收入500元,一年只能工作25天左右,每天早6点开始工作,一直到下午4点半才下山回家,饿了就在树林里吃点干粮,中午只能躺下休息半个小时。

  为了避免坠树风险,这几年东北人想到了用氢气球,坐在氢气球下面的筐里,不需要爬树,就可以在树顶的位置打松塔,然而,氢气球也并非万无一失。

  而且《航空法》有严格规定,像热气球飞行,每次都要报批,氦气、氢气、探测气球等也要报气象部门。

  每个行业都有不容易的地方

  无论做什么工作

  都要安全第一

  希望这些打塔人

  都能平安“退休”

PC版

Copyright © 2019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