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红山”见证辽宁有历史有文化

  国内知名考古专家观展后谈道——

  “又见红山”见证辽宁有历史有文化

  玉勾云形器

  龙形玉器

  石雕人像

  玉凤

  王巍凌 鹤 摄

  刘国祥

  郭大顺

  本报记者 凌 鹤 吴 限 王臻青 张 松

  10月16日上午, “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的姊妹篇——“又见红山”精品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启幕。此展为世界范围内首次集中展示红山文化出土的精品文物。246件珍贵展品中多件为首次面世。16日下午至17日,“红山文化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举行。国内考古界、文博界、文化界等红山文化研究专家、学者出席研讨会,全面研讨红山文化的内涵与重要价值,彰显红山文化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起源中的重要地位。

  研讨会后,记者采访了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吕学明、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熊增珑、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星德、辽宁省博物馆研究馆员周晓晶。各位专家从不同的观展视角解读了“又见红山”的历史文化意义、科普价值及切身感受。

  红山文化是辽宁的一张金色名片

  王巍谈道:“通过展览和研讨,公众可以了解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形成,在距今8000年到5000年间,当时的中国大地上闪烁着文明的火花,在迈向文明的进程中,呈现出此起彼伏的状态,红山文明则是距今5000年前后各个区域文明中最有特点的一个。红山文化中的玉器最发达,玉器制作技术最高超,坛、庙、冢传统礼制最健全,玉猪龙、玉人、玉鸟等反映出的思想最丰富,从这些意义上说,红山文化可谓当时中华文明最先进的区域。”

  用“名副其实”评价“又见红山”展的刘国祥说:“红山文化兼具博大精深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成就。在红山文化晚期,已经进入初级文明社会,出现天地崇拜、祖先崇拜,还有很重要的龙图腾崇拜。龙文化是辽宁强有力的文化形象代表。”

  王巍特别谈道:“红山文化是辽宁的一张金色名片。长期以来,传统的史学观点认为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而牛河梁遗址的发现终结了传统中原中心论的观点。我们应深入发掘、深化研究、大力宣传红山文化,像这次展览就是一个优质的平台,让公众更加全面清晰地了解最新考古发现所揭示的红山文明的深邃内涵和辉煌成就。红山文化虽然是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和辽宁西部,但中心地区是辽宁,辽宁有历史有文化,就是从红山文化开始。”

  从红山文化探讨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形成

  “这次展览和研讨会的举办在红山文化发现和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展览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目前所知道的很多珍贵重要的文物,通过展览都可以看到。比如鹰爪、玉人、玉凤,不同的玉龙、陶塑、石雕、泥塑等,以及目前世界范围内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黍类和粟类两种人工栽培作物。其中,石雕的精美堪比古埃及文明。‘又见红山’展览以及学术研讨会的最大价值,是用红山文化来探讨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形成。”刘国祥说。

  “此次‘又见红山’大展,汇聚了辽宁、内蒙古等地区的精品文物,并召开了品级很高的学术研讨会,这对促进国内红山文化的研究,促进社会对古老红山文明的关注,意义重大。红山文明是中国礼制的开端,它的祭天、祭祖、祀神,奠定了中华千年礼制文化根基,对中华文明具有深远影响,贡献非同小可。”吕学明这样对记者说。

  周晓晶说:“‘又见红山’文物展展出了180多件玉器,其中3/4玉器为首次展出。观众通过展览,能够更多地了解红山玉器文化吸收了西辽河流域前红山诸文化的精华,吸纳了北方地区玉器工艺与风格,影响其后数千年。”

  促进增强文化自信

  “今年是红山文化命名65周年。以朝阳牛河梁遗址的发现为代表,确认了红山文化晚期规模最大的埋葬和祭祀中心,玉的发现在辽西地区文明起源乃至中华文明起源进程中的独特地位与作用凸显。红山文化反映出中华文明的发达、内涵、特质和包容。此次展览见证了辽宁西部地区在距今5300年左右率先进入文明的门槛,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对我们增强文化自信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刘国祥说。

  “‘又见红山’精品文物展是对近年来红山文化考古发掘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熊增珑说,“近10年来,辽宁红山文化的考古发现有了突破性进展,发现的遗址数量已达1000余处。这次展览是对红山文化考古成果的系统梳理,并向公众公开展示这些成果,以加强公众对红山文化的认知,增强公众的文物保护意识,同时提升红山文化的影响力和文化自豪感。”

  张星德谈起“又见红山”时说:“此展是近些年来难得一见的红山文物精粹展。通过观展,我们看到了红山文化为世人所知的玉猪龙等龙形玉器以及玉凤。龙与凤同时成为红山文化的代表文物,标志着牛河梁是龙凤文化的起源地。龙是‘和’的象征,确立了中华‘和文化’的根基。因此,‘礼出红山,龙出辽河’之说有其考古学的科学依据,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这也更加增强了龙的传人的文化自觉。”

  郭大顺动情地说:“以红山文化为重要代表的诸多文化类型已成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支柱,尤其是红山文化遗址的发掘考古材料,充分显示出早期旱作农业兴起、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神权向王权社会初步转变、大型祭祀活动多样、原始古礼兴盛和‘惟玉为葬’等现象。在研究中华五千年文明起源时,只要不自设禁锢,立足于中华文明起源的自身特点,立足于与中华传统的继承关系,立足于文化交会的推动作用,就会对红山文化在中国文化和文明起源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有更深入的理解,谈中华五千年文明起源就会理直气壮,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自觉和发自内心的文化自信。”

  (本文照片除注明外由本报记者孙海涛摄)

PC版

Copyright © 2019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