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证明QQ群公开售卖,不在医院生也能开!警方立案抓捕!

  《出生医学证明》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医学文书,也是婴儿出生后“上户口”的主要医学依据。从今年1月1日起,我国启用了第六版出生医学证明,并设置了六种防伪标识。

  一般来说,婴儿出生后,产妇必须要有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历,医院才能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出生医学证明,竟然会在网上公开出售。

  出生证网上公开出售 医生违法办理

  记者键入户口或者出生证等关键词,就出现了一些QQ群,在群里的确有人在讨论买卖出生证明,费用在3万多元左右。

  经QQ群里的网友介绍,记者以帮亲友咨询出生证明为由与四川的卖家宋某取得了联系。7月7日,记者来到了与宋某约定的地方——四川省遂宁射洪县。

  宋某说她是当地人。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宋某带记者来到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宋某说,她就是在这家医院办理的新生儿出生证。随后她还打电话将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的一位杨医生喊了出来。

  据这位杨医生和宋某所说,只要一张身份证,产妇根本不需要到现场,就能造出一份看似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历,那么,登记表中有一项内容必不可缺,那就是接生人签字,根据相关规定,签字人是对此要终身负责,谁来签字呢?

  四川省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 杨某:这个签字必须我给你签,其他人不敢给你签。

  为了证实自己,这位杨医生还带我们进入了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的行政办公室。她让工作人员拿出了出生医学证明的存根和档案资料,说这些出生医学证明都是顺利上了户籍的。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规定,出生医学证明的纸质存根在医疗机构和公安机关分别永久保存。据这位杨医生介绍,办理这样一份出生医学证明,需要三至四万元的“好处费”。

  四川省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 杨某:我这个医院肯定是百分之百行,我就搞的是妇产科,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保密。我就等着上了户口,我才感谢那些医生,我才给他们分红包。如果上不了户口,我就把这个钱退给你们,但是住院费就退不了。我这么给你担保,行不?这个事你放心。

  那么,这位声称“百分之百行”的杨医生到底是什么人?在医院的告示牌上,记者看到了她的身份: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产科的副主任医师。

  出生证“买卖”并非个案

  如果这些文件可以被随意地买卖,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借利一张假证明非法领养婴儿,那些被拐卖的儿童可能永远无法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四川遇到的情况并不是个例。

  这是河北的一个卖家,她声称,自己办理出生医学证明连住院手续和病历都不需要。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表示自己已经为别人办理了多个出生医学证明,甚至还发来了收取费用的图片。

  这位卖家发过来了三张出生医学证明,声称是她给操作办理的,上面清楚地显示是河北省涿鹿县中医院签发的,证明上还有孩子母亲的名字。

  于是,记者来到了涿鹿县中医院。在医院办公室,记者请工作人员在住院系统中输入了三个出生医学证明上的孩子母亲的名字,查询的结果却非常蹊跷。

  河北涿鹿县中医院办公室主任 杨成杰:查询的三名患者,安某某在我们这儿住过。从电脑的信息化系统看,她应该在我们这儿观察了几个小时就走了。韩某某、黄某没有在我们这儿住过。

  三位母亲都没有在医院住院待产,这意味着他们的孩子都不是在这家医院出生。根据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规定,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需要接生医生的签名、手印和助产机构公章, 既然孩子不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那这三份出生医学证明怎么会是这家医院签发的呢?

  医院管理漏洞百出工作人员监守自盗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又找到了这家河北涿县中医院负责签发出生医学证明的统计病案办公室,找到了负责录入出生医学证明计算机信息的工作人员郭某。而经过一再询问,她承认了自己就是网络上的那个卖家。那么,她又是通过什么方法,办理了出生医学证明呢?

  按照规定,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需要有接生医生签字的分娩信息,并附有分娩医生出具签字的分娩记录,郭某为此伪造了医生签名章,很容易就把分娩记录凭空打印出来了。

  除了伪造的分娩记录外,郭某利用同样的手段随意伪造了新生儿的《出生医学证明》首次签发登记表。之后,郭某就登录了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的录入系统,开始按照之前伪造的登记表填写新生儿及其父母的信息。

  根据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的规定,每家医院要指定专门的两名人员作为出生医学证明信息员,经过培训后上岗,通过唯一的账户密码登录系统录入新生儿相关信息,但在涿鹿县中医院,却只有郭某一位信息录入员。出生医学证明还必须有院方盖章,盖章是最后一个审核环节,郭某是怎么盖的章呢?

  河北涿鹿县中医院工作人员 郭某:这是审核章,这是证明章。

  记者:都归你管 ,这两个都归你管。

  郭某:嗯。

  记者:第一个审核在你这儿,最后一个签发也在你这儿。

  郭某:对。

  记者:医院除了你就没有别人管这事了。

  河北涿鹿县中医院工作人员 郭某:理论上是有,应该是证章分离,应该是我们领导管章。我们领导不是忙吗,老出差,他一出差就是一周两周,别人打不出来出生证明了,然后我就拿上章了。

  郭某一个人既管理着证明,又掌握着公章,原本应该由接生医生、出生医学证明信息员等不同岗位的医务人员值守、审核、把关的几个环节,完全成了摆设。目前,郭某已经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警方正在对此案做进一步的调查。

  四川射洪:涉事医院相关医学文书被封存

  出生医学证明是国家文书,如果可以随意伪造,那么很有可能会影响公安机关对拐卖儿童和非法领养等犯罪行为的侦破和追查,后果不堪设想!针对调查中出现的问题,四川省射洪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立案调查,于当晚兵分多路,于21时许将涉案人员覃某卫、邓某香(女)、孙某明、彭某控制,并对涉案的各种台账、资金账户、医保局涉及该院报账资料予以查封、提取。同时,专案组人员连夜驱车700余公里于22日10时将涉案人员杨某(女)抓获。目前,初查的涉案人员宋某(女)在逃。

  经初步审查,覃某卫(男,56岁,射洪县太和镇人,系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法人代表及院长),孙某明(男,80岁,射洪县太和镇人,系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妇科医生),杨某(女,56岁,甘孜州人,系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妇科医生),邓某香(女,25岁,射洪县太和镇人,系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助理),彭某(男,29岁,射洪县太和镇人,系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办公室主任)等人以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采取伪造住院病历的方式,为田某秀、敬某丽、阎某、宋某等人非法出具了出生医学证明,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

  目前,涉事医院已停业整顿,相关部门责任人员正在接受调查。

PC版

Copyright © 2019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