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武汉]我就是干这个的 我不累

  辽阳市中心医院的李晓川与患者合影。 受访者供图

  李晓川,辽阳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专家。“每天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公交车师傅曾经说过,‘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武汉人民感谢你们。他给我们讲武汉的好吃的,送我们下班的时候特意不走环城高速,让我们看看武汉的风景、沿路的大学。”这也许是另一种感激之情吧!

  在抗“疫”前线快一个月的李晓川,有时会忍不住想,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什么时候烤肉撸串、什么时候跟家人一起吃饭、什么时候可以抱着儿子玩……

  然而紧跟着一个念头冒出来,竟然是有点舍不得这里了。

  3月7日凌晨

  雷神山医院

  在“雷神”已经战斗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已经趋于正常轨迹,每天重复着两点一线驻地到医院的生活,还是会有人关心累不累。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在舱里工作6小时,因为多了一个近视眼镜更是起雾严重(这时有一种冲动想立即做近视眼手术),身体肯定疲惫,但我想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而已,我在远方隔离病房的同事跟我做的一样,远方医院的领导专家也在为了家乡的疫情彻夜不眠,所以我没有感觉到累。

  因为我们这里都是确诊的重症病例,所以感染风险更大,每天注重的就是多吃饭、多休息,增强免疫力避免感染,好好工作。工作流程越来越顺溜,越来越多的病人治愈出院,最严重的爹爹(武汉人管老大爷叫爹爹,不是我们父亲的意思)CT片子提示肺部病变非常严重,复查明显好转。有个婆婆也是我们组的,2次核酸阴性,告诉她结果后特别高兴。

  辽阳的街头又开始堵车。这种时候忍不住会想,什么时候疫情可以结束,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什么时候可以烤肉、撸串,什么时候可以跟家人一起吃饭,什么时候可以抱咱家“少爷”玩,什么时候可以去北京进修,然而紧跟着一个念头冒出来,竟然有点舍不得这里。

  今天我写写在这里看到的我们这些人和这些事。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这大概是抗“疫”以来听过最激情的誓言,一句句“我报名!我可以”不绝于耳,是疫情以来最铿锵有力的誓言。一封封“请战书”瞬间令人泪目!

  但每个冲到一线的医护人员其实都是普通人,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们病区包括我在内一共三个哥们,家里的孩子都差不多6个月大,每天回驻地大家最高兴的事就是通过视频跟儿子聊天,一起讨论一下你家长牙他家会爬没有,可是大家最上火的也是发现孩子越来越不认识自己了。然后大家在一起互相宽慰说没事,回去就好了,亲儿子还能把老子忘了啊。

  看到水龙头就洗手,这是武汉一线医护人员当中比较普遍的状态,刚开始谁都不觉得有什么,但时间一长,身体的劳累已经到极限了。医院各个科室也在我们的走廊鼓励大家画了好多涂鸦来丰富业余生活,改善大家的心理状态,让我想起了厦门大学的芙蓉隧道。

  每天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公交车师傅曾经说过“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武汉人民感谢你们,他给我们讲武汉的好吃的,送我们下班的时候特意不走环城高速,让我们看看武汉的风景、沿路的大学。

  今早驻地保洁阿姨在电梯里遇到我(因为我们工作时间不同和不允许随意出入的要求,我们和她基本见不到)眼含热泪地跟我说:“谢谢你们,你们来了救了我们的命,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驻地门口偶遇路人,看到我们的制服也专门停下来喊到,谢谢你们,支援武汉的医务人员。

  在灾难、疾病、公共危机事件面前,有那么多你看不到的地方,有那么多铆足劲贡献自己力量的人。这种质朴真诚的情感,让人不由感叹,“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人们往往忘了你具体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你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希望我们这群人,可以不愧白衣战士的称号,可以将我们的精神洒在这片土地。以一身白衣,舍一己安危,守一方平安。

  请大家放心,自有辽城飞将在,不教新冠过鹤楼。

  辽沈晚报记者 王罡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