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武汉]休整几天后她和队友又写下请战书

  本报记者 王敏娜

  谢坤是省金秋医院呼吸科护士,也是我省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的一员。“儿子刚4岁,我走之前告诉他,妈妈要去消灭病毒,他没有哭闹。但时间长了,他总在电话里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谢坤说,到武汉已经快两个月了,家人惦记她,她也想家人。“但作为一名护士,面对疫情,我不能退却。”

  尽管到武汉前做过预估和准备,但当谢坤第一次走进受援医院的重症病房时,情况还是超出了预料:病房里15张病床上都是危重症患者,其中10名正在接受插管机械通气治疗,剩余5名在进行高流量氧疗。

  没时间多想,谢坤和队友们立刻投入战斗。在重症病房,谢坤不仅要完成配药、穿刺、监护、抢救、吸痰等基本工作,还要肩负起护工和搬运工的职责。她曾在一个班次搬过八九个氧气瓶,从开始的笨拙到熟练,谢坤硬是凭着肯吃苦的劲头挺了过来。

  “其实这些还好,最怕的是患者出现紧急状况,我们穿着笨重的防护服跑过去十分费劲,一跑血氧就降低,人就会心慌头晕。本来大家进病房前都说好了要慢点走,照顾不好自己,还咋护理病人?但病人一有情况,大家就啥都顾不上了。”谢坤说。

  在武汉抗疫一线,日常工作量是以往的数倍,工作起来谢坤常常忘记吃饭,穿着防护服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为了避免如厕,她工作时从不喝水。工作结束脱下防护服时,她干裂的嘴唇和身上被汗液浸泡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进入3月份,谢坤和队友们相继进行休整。“在病房工作时很累,但休息了几天,又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谢坤说,前几天他们重症组集体写了请战书,国家需要时,时刻准备再上战场。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