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见你的样子 但我知道你是谁

  5月9日,陈志昊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照顾刚出生的婴儿。

  左图为5月9日陈志昊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午休时间的留影。右图为陈志昊在武汉身穿防护服的留影(资料照片)。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护士梁顺(右)在工作中(资料照片)。

  5月8日,在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佘沙为新入院的病人采集咽拭子标本。

  5月8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塔子山公园,佘沙与哥哥视频聊天。24岁的佘沙是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2月2日,她随四川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来到武汉,是这批医疗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

  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四川省第三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王旭涛返回四川隔离期满后第一时间向护士女友肖雪梅求婚(4月14日摄)。

  在四川都江堰市医疗中心内,杨秋在看书(5月11日摄)。

  在抗击疫情中,她们是“风暴眼”中的战士;在产房,她们是“世上第一个拥抱你的人”;在重症病房,她们抢救患者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有人说,在口罩和防护服后面,我看不见你的样子,但我知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知道天使就在身边……

  “5·12”国际护士节来临之际,我们通过采访几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护士,感受天使的温情和大爱。

  “风暴眼”中的护士:我自豪 我来自“金银潭”

  如果说武汉是报告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中心,那么,金银潭医院就是“风暴眼”。

  21岁的梁顺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ICU科室中年龄最小的护士。从2019年12月29日开始,他在ICU病房坚守抗疫。

  驰援武汉:见证患者康复 就好像看着武汉复苏

  陈志昊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名“90后”助产士,也是产房区护士长。她随中山一院援鄂医疗总队130多人紧急奔赴武汉。在武汉协和西院六楼东病区隔离病房担任护理组长,护理危重症患者,一干就是60天。

  “报名驰援时想法单纯,感觉义不容辞。但前往武汉时,我开始有些紧张。我们要接手怎样的患者?我的专业能力能否胜任?防护物资是否足够?飞机上的每一个人都五味杂陈。”她说。

  “第46天时,母亲写了一封信给在抗疫一线的我,告诉我‘静待花开’,叮嘱我为了剩下的5000名患者再努力一把、再坚持一段时日,为自己无悔的青春再添一笔色彩。”她说。

  助产士:这世上第一个拥抱你的人

  他们是每个小天使来到人间看到的第一人。小小的产房体验人间百态,小小的产房练就波澜不惊……

  在四川都江堰市医疗中心病房里,杨秋一边给新手妈妈示范,一边耐心指导,不一会儿,臂弯里的小宝贝就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睡着了。

  对“南丁格尔奖”获得者杨秋来说,“白衣天使妈妈”的身份让她引以为豪。

  有一种爱情 叫“与子同袍,并肩战斗”

  最美好的爱情,是“陪你慢慢变老”。在战“疫”第一线,还有一种爱情,叫“与子同袍,并肩战斗”。

  王旭涛,是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四川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肖雪梅,是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抽调到抗疫一线支援感染科的护士。

  两个“90后”,一对情侣,因为使命,一个在武汉、一个在成都,“并肩”战斗在抗疫一线。

  本版文图均据新华社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