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电焊“花木兰”

  铁路电焊“花木兰”

  穿着长袖牛仔布防护服、防烫鞋,戴着工作帽、胶皮手套、防毒口罩,左手举着电焊罩,右手举着焊枪……作为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机务段唯一的女电焊工,45岁的殷燕飞焊修着受损的火车机车的部件。

  殷燕飞,1992年参加工作,殷燕飞与“焊花”结缘,被分配到检修车间,当上了一名电焊工。在这个主要以男性为主的工作岗位上,她已经工作了28年。

  高温、刺眼、危险……作为电焊工,最难熬的是夏季,由于电焊时焊点中心温度可达到3000℃以上,在厚厚的防护服里,焊花烤得电焊工浑身湿透。

  手上的烫伤也有好几处,乐观的她总是说烫伤是留给熔接工最好的印记。“机车需要焊修的地方很多,大到机车大盖,小到不足5mm的六角螺母,有的地方甚至连手都伸不进去,一丁点儿的疏忽都可能埋下机车质量隐患。”殷燕飞说道。

  刚踏上工作岗位,就被分配到修车车间配件加修组当上了一名电焊工。每天在工作岗位一蹲就是几个小时,有时蹲得久了,都无法自如站立。尤其是在夏季,由于焊花温度高,经常烤得防护服全部湿透。

  车钩装置是保障汛期行车安全的关键部件,对焊修的要求尤其严格,经验丰富的殷燕飞更是深知此次作业的重要性。只见她一边一丝不苟的检查松脱的位置,不一会儿就确定了焊修的方式,便小心翼翼的开始作业,瞬间整个车库火星四射,焊花四处飞溅,殷燕飞时而站立,时而半蹲,时而下蹲,摆出各种卷曲的姿态的殷燕飞,熟练进行着焊修作业,没过多久车钩防跳装置焊修完毕,细致的殷燕飞反复检查焊缝,确认达到技术要求。

  工长周尚斌说,暑运期间,班组加修配件任务急,工作量较大。“但只要我一安排,她二话不说埋头就干,有时候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有的男职工都没法跟她比。”

  作为为数不多的女熔接工,殷燕飞个子娇小,相比男职工而言,便于在车内狭窄的空间进行施焊作业。在日常涉及机车管路的焊接作业时,女职工表现的更为地心细,精心施焊,还反复检查。

  近28年的工作,殷燕飞一丝不苟、任劳任怨。“每一行,每一个工种都有它的难处。再脏再累,这个社会也需要这份职业。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就要尽量把它干好”殷燕飞说道。(文字:赖文 李欣 图片:苏志刚)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