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曲银饰回响大凉山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曲村村展览室中展出的银饰(8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力可 摄

  29岁的曲木小洛从父亲曲木阿且手中接过家里的银饰活计,他将成为这个瓦曲银匠大户的下一代传人。

  曲木一家生活在四川大凉山深处,坐着成昆线上的绿皮火车在凉山州越西县普雄站下车,搭车5公里便来到了乐青地乡瓦曲村。

  村子藏在山窝窝里,却是大凉山“银饰第一村”。“有彝族人的地方,就有瓦曲银饰”的俗语,证明这个村子高超的银饰加工水平。

  曲木家院中有两座楼,一座飞檐斗拱的彝乡瓦房,一座有着高大罗马柱的小洋楼,东西方建筑风格形成强烈反差。从早上8时到下午5时,除了午饭时间,曲木一家和六七名村里的贫困户都坐在小院中制作银饰。

  “咔嚓、咔嚓、咔嚓”,头顶黑色头饰上彩色的英雄髻随着脚踏板的节奏摆动,身穿黑色镶花开襟彝装的曲木小洛坐在一台打链机前,熟练地将银线导入机器,另一头,一根工整精致的银链被机器快速加工出来。谈起工艺繁复的银饰,他眉飞色舞,掐下一段银线,摆弄起来。

  “这道工序叫折丝,过去银匠要手工把银线打成圈、焊起来,一个个打出银链,用于下一步手工加工,费时费力,有机器后效率高多了。”虽然引入了现代工艺,但彝族银匠的心依然平静。制作传统彝族银饰要用到各类工具100余种,折丝、美工、串连,为了让银饰和先辈做出的一样,大部分工序依然需要银匠手工完成。

  抓住银饰加工的机会,曲木一家和村里的银匠大户们早早便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银匠家中传来的“银铃声”,同样也启发了驻村第一书记唐开清。

  “村里种过半夏、百合,养过鸡鸭,效益都不好。如果贫困户加入银饰加工业,肯定能增收。”唐开清想到,但银饰的制作手艺过去都掌握在有实力的银匠大户手中。

  唐开清发现,村里20名党员中有15名是做银饰加工的,而曲木阿且就是一名老党员。“让贫困户到党员家中当学徒,学手艺、挣工钱,一样能脱贫。”唐开清到曲木阿且家中拜访,曲木阿且立刻表示愿意帮扶村里的贫困户和其他村民,并吸纳几十名村民加入加工作坊。

  走进工坊,55岁的贫困户曲木古日正专注地工作,她用嘴咬住银线,双手上下翻飞,很快便做好一个头饰。“像这样的头饰,我每天能做十五六对,收入100多元,家里买米、买饲料的钱都是做工赚来的。”

  有了众多贫困户学徒,曲木一家的银饰产量越来越大。“购置了机器,才满足了作坊对银链的需求。”曲木阿且说,这几年他家生意经营得不错,今年克服疫情影响,销量逐渐回升。

  “今年6月,我们成立了传统银饰专业合作社,现有社员85人。合作社专门拿出资金,对社员进行银饰加工培训,减轻银饰加工大户培养学徒的成本。”唐开清说,2016年年底,瓦曲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如今,瓦曲村年加工银条超过3万公斤,从事银饰加工的家庭户均年收入超过5万元。(新华社记者李力可、王曦)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