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彩流芳 荆成义花鸟画展”沈阳开展 应邀延展至12月23日

画展资料图片。

  12月6日至23日,“溢彩流芳 荆成义花鸟画展”在荣宝斋沈阳分店举行,此次画展汇聚了著名画家荆成义近年来创作的花鸟题材作品近百幅。

  荆成义自幼学习花鸟画,入鲁美后又先后师从刘东瀛、白素兰、许勇、李连仲、晏阳等教授名家,也在“不与人同”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

  让老百姓也能看得懂国画

  展出现场陈列的近百幅画作中,多是动静结合,动植物相依相生。《中国美术》主编徐恩存评论说,在荆成义的作品中看见的不是现实生活本身,而是经过画家主观处理与表现的艺术,这种表达当中深含着画家对悠久文化的理解与认知,对自然的理解与认知,对生命的理解与认知,并最终凝聚为形式与语言,形成自己的观察方式与表现方式,这才是最重要的。荆成义的花鸟画的意义正在于此。

  荆成义认为自己的创作理念就是要百姓能够看得懂,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接地气”。“我画一幅喜上眉梢,一只喜鹊落在梅花上,人们肯定知道你是希望家中天天有喜事。我画个柿子,有只喜鹊从天上飞来,就是喜从天降,这是中国人喜欢的美好寓意和美好的象征,在我看来,绘画就是接地气一些,齐白石说过:说话要说人们听得懂的话,画画要画人们看得懂的画。让老百姓都能看懂都能欣赏。”

  “你说齐白石画的东西老百姓能不能懂?他是人民艺术家,牵牛花、虾、蜻蜓都能入他的画,他就是接地气。”荆成义能够理解很多艺术家的创作思想,但他自己并不想如此。“先创作大家都能看得懂的画,然后在绘画水准、画面构图布局和表现力上亮出自己的功夫。”

  荆成义笔下的的石榴树、红叶、柿子、荷花、兰、鸡鸭鹅鸟等,均可见出其用笔的法度与自由;用墨看似任意挥洒,实则一切都在有意无意之间,也正是如此,墨色在笔法的变化演绎之中成就了方寸世界,即使寥寥数笔,却意趣盎然,意味隽永。

  画家不要太自恋

  在荆成义看来,很多画家的水准不错,但崖岸自高,自以为笔墨比较深厚,画得比较超脱,只是极少数人才能欣赏,但结局是画作只能放在仓库,没有舞台。

  “就如很多导演追求内心感受拍摄艺术片,最后只有几十个观众,拷贝也在仓库里卖不出去。大家为什么喜欢齐白石、郑板桥?因为他们的内心特别强大,能够画出很多人的心声,既有深厚的功力又有表达的途径。”

  荆成义的创作思想并非一贯而终,也是最近十年的创作经历让他逐步转变。也正是如此,他从日常生活和寻常景色中发现了诗意,并转换为特定的笔墨形式与语言,使作品一扫陈旧感,代之以耳目一新与赏心悦目的现实感。

  荆成义的花鸟画在依旧是以水墨的材质,但他不再照搬古典花鸟画的套路,以“造境”的手法去扩大花鸟画的内涵和广度,在“造境”中用墨与色使花鸟画的内涵和外延都得到拓展和扩大。

  辽沈晚报记者 刘臣君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