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植沃土培育“新”的力量——做好“三篇大文章”纵深谈之三

  本报记者 孔爱群 孙大卫

  “新”是一个相对概念,与“老”不能完全割裂开。发展“新字号”,也需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辽宁,技术、科教“家底”丰厚,拥有中科院自动化所、金属所、大连理工大学、东北大学等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百余家,仅两院院士就有56位。

  辽宁,场景、数据资源丰富,作为新中国工业的摇篮,工业门类齐全、体系完备、规模可观。

  但辽宁,还不够“新”,战略新兴产业数量少、规模小、整体发展步伐慢,优势产业潜力没有被充分激活,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仍不明显。

  如何用好优势、开好“新”局?省委十二届十四次全会提出,要引育壮大数字经济、高技术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等“新字号”。推动辽宁制造向辽宁智造转变跃升,奋力走出辽宁“数字蝶变”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

  以老育新,以新促老。辽宁14.8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新”的力量,正在蓬勃生长。

  源于“老”,带动“旧”

  何谓新?有人认为,只有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才是新,其实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也是新。在制造业中,我省传统产业占比超过80%,转型升级拥有巨大潜力和市场空间。

  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于产业基础丰厚的辽宁而言,让“老树桩”长出枝芽,是“新字号”发展的重要课题。

  虽正值严寒,但辽阳石化厂区内白色蒸汽不断喷涌,生产车间忙碌不停。近年来,公司产品不断推陈出新,刚刚试生产出纤维级抗菌聚酯,市场效益可观。

  “市场是瞬息万变的,在过去的轨道上,按惯性行驶只能走进死胡同,因此老国企更须创新。”企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老中生新,要蓄力“人无我有”。凭借着人才优势、技术积淀的有力支撑,辽化抓住国际“限硫令”的契机,开展科技攻坚,如今已经实现了超高分子量聚乙烯三个牌号的自由切换,有的产品可替代进口高端产品。

  老中生新,要重视“人有我优”。“辽宁企业在很多领域深耕多年,要善于将这份专注转为在同类产品的优势。逐步形成技术、标准、品牌、服务等方面的核心竞争力,这些是辽宁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法宝’。”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事实已充分证明,新一代信息技术不仅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产业,同时也能为传统产业赋能。

  沈阳化工集团早早布局数字化,其核心装置全部实现计算机集中控制;东北制药原料药全流程MES智能制造系统全国首创,成为行业标杆……

  “老是新的基础,新是老的发展。”在辽宁大学经济学教授王伟光看来,基础越雄厚,发展越迅速。

  不嫌“小”,别怕“窄”

  “看遍全国,我们认为只能把公司落在辽宁。”沈阳中钛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钟军坚定地表示,“这里有全国近四成的海绵钛,是最佳的原料基地;有多家航空航天、汽车制造企业,是优质的终端市场;还有中科院金属所、东北大学等国内一流的材料科研机构,是首选的产学研平台。”

  成立4年,申请专利近百项,这家全国领先的新材料企业负责人认为:自家的创新产品虽是“无中生有”,却不是“凭空而来”,根源在于辽宁拥有可观的科技资源。

  但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如中钛一样的企业,在辽宁还没有形成集群。

  “我们省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少、规模小,虽是科技大省却少有‘高峰’,科技资源还没有被有效激活。”省科技厅副厅长杜秉海说。

  在杜秉海看来,找到问题所在,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新,不怕小。近日,辽宁省首次公布了雏鹰企业名单,1800多家“小而新”的种子选手备受关注。这些企业多瞄准行业前沿,致力于在细分市场中不断深耕。

  “在国际上,很多高技术企业,都是从专利起家的。这些小公司越多,创新氛围越活跃,一旦‘连片’,形成梯队,便会形成一股股小气候,最终集成辽宁‘新字号’的大气候。”王伟光表示。

  新,不怕窄。“无论是招商引资也好,还是以专利创业也好,未来都要盯着‘高端’做文章。有些暂时看似很窄的市场,只要有技术‘加持’,就会成为一块磁石,将整个行业都吸引过来。对于辽宁来说,就是一块大蛋糕。”省技术创新研发工程中心主任田东泉对记者说。

  新,更要看得远。近年来,瞪羚、独角兽企业因其快速的成长性备受关注,但“长得快死得也快”的现象也一直是困扰这些高新技术企业的问题之一。

  “高新技术企业闯不过时间关、规模关的原因很多,但目光不够长远,长于技术而在金融运作、企业运营等方面经验不足,是重要因素之一。这就需要政府加以引导、扶持,让更多企业走出发展误区。”杜秉海表示。

  敢于“破”,善于“立”

  创新,需要“土壤”和环境。多数科技型企业是“新苗”“幼苗”,成长期尤其需要社会的呵护。

  “高新技术企业,‘新’是其最重要的特征。既然这类企业与众不同,其需求也会与众不同,因此普惠制的政策并不能满足大多数这类企业的需求,很多扶持就需‘一事一议’。”大连优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廖传武对记者说。

  目前我省深耕5G、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高新技术企业不在少数,这类企业中有不少不在当下扶持政策的名录之中。因为这些新产品、新业态都是过去没有的,普惠政策触及不到,急需新的制度供给。

  “扶持新兴产业发展,政策必须‘随行就市’。”杜秉海表示。

  人才,是高新技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沈阳化工大学校长许光文认为,人才问题解决好了,创新就有了源头活水。人才要精准引进,用出成效。他建议,应强化重量级人才计划的打造和实施,跳出眼中仅有科研人才的局限,针对辽宁产业布局,围绕特色产业,加大产业创新和产业实施方面的高端人才引进。

  针对这一问题,辽宁目前已开展域外科技人才柔性引进试验示范,做优海创周等系列国际科技创新活动,依托专家引进计划,引进一批高精尖人才。

  一直以来,无论国内国外,贯通产学研的“最后一公里”,都是科技成果由“纸”变“钱”的最难题。

  辽宁,正在为打通这“最后一公里”持续努力着,日前,省科技厅撮合了首批25家企业产学研用技术创新联盟,联合354家企业、82家高校和科研院所、84家科技服务机构和金融机构。随后,省新材料产业联盟等多个联盟也相继成立,一道道院企对接的桥梁将陆续搭建。

  厚植创新沃土,激发企业活力,激活发展新动能,辽宁“新”的产业梯队正逐步形成。

PC版

Copyright © 2020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