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冰场热度高 盘点民间“高手”

  冬日里的沈阳,一处处借助天然冰面浇筑而成的室外冰场,成为了普通爱冰人的“运动乐园”。走进北陵公园内的冰场,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等运动项目,休闲娱乐的人非常多。虽然很多人的速度不是很快、动作不标准、冰上舞姿简单,但写在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欢乐。在这些冰上爱好者中,记者发现了几位“高手”,他们对于冰上运动的热爱,也在感染着身边的人。

  71岁冰球奶奶梦想看奥运会

  每年冬天结冰开始,冰上运动爱好者们纷纷出动,开始享受冬季独有的乐趣。这其中,打冰球的地方是最热闹的,这些中老年冰球爱好者们快速追逐、大声呐喊,在寒风刺骨中跑出了火热与快乐。

  穿着半专业的冰球装备,拿着冰球杆,冯文秋在冰上反复地练习着带球、急停、转弯、躲闪……如果不是摘下头盔,很难想象这样矫健的身手来自一位71岁的女将。她是这片冰场上唯一一位女将,也是年龄最大的,是名副其实的“冰球奶奶”。

  冯文秋小时候会滑冰,退休后又重新回到了冰场。一开始她练的是速滑,直到2015年,她看到有人打冰球,觉得好玩,就决定试试。虽然有滑冰的基础,但是刚开始换上冰球的冰刀,冯文秋还是不适应,摔跤都是常事。“速滑冰刀是平的,冰球这个冰刀是鼓肚儿的。”冯文秋指着脚下的冰刀给记者看。冯文秋说:“其实开始也有点害怕,但是当我们开始玩,就忘了一切。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年龄。玩这个必须得有胆量啊,要不然肯定练不好!”

  每天吃过早饭,她就将冰刀、头盔、手套、护肘等十多件装备一一检查完毕、装进背包,而然后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兴冲冲地背着包奔向冰场。“我这衣服、手套都是别人送的,有个冰友看到我之后,说女同志还能打冰球真不容易,还送了我一个冰球。”冯文秋笑着说道。

  虽然都是业余爱好,大家却玩得认真、打得尽兴,冯文秋说,冰球带给她的快乐是其他运动项目都比不了的。“就我一个女的,而且是年龄最大的,都叫冯姐。我是这些人里水平最差的,但有很多人给我鼓励。”

  随着年龄的增长,冯文秋也怕家里人担心自己,曾经犹豫过要不要继续,这时候儿子给了她莫大的支持。“我和儿子说我要不明年我就不玩了,我儿子说,玩,妈你继续玩!”冯文秋开心地说,只要可以上冰,她每天上午滑一个半小时左右。其他季节滑不了冰了,冯文秋就滑轮滑、踢毽子。

  冯文秋喜欢在网上看冰球比赛,去北京冬奥会现场看一场冰球比赛,是她的一个心愿。她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可以打冰球,无论年纪大小,从这项运动中收获快乐、勇敢、自信。

  速滑“三兄弟”因冰结缘

  冰面上,有三人穿着同样的速滑服,或俯身背手,或甩臂飞奔,队形整齐地一圈圈飞驰,在场上形成一道引人关注的风景线。这三位因冰结缘的老伙伴分别是62岁的李兴国 、64岁的矫刚和71岁的吕梦锋,因为滑冰这项共同的爱好,三人滑冰形影不离,结下了犹如亲兄弟一般深厚的情谊。别看不是专业选手,他们却颇有专业运动员的范儿!

  李兴国和矫刚退休前是同事,家住得也近。小时候都喜欢滑冰的两人,在单位就喜欢周末一起相约滑冰。退休之后,两人在冬天每天都坚持滑冰。2017年,他们在冰上结识了吕梦锋,相同的爱好让他们一见如故。吕梦锋起步晚,总是虚心向两位请教学习,“他们俩管我叫大哥,我管他们俩叫师傅。”而说起吕大哥,两位弟弟更是充满敬佩。李兴国说:“别看吕大哥年龄比我们大不少,但是身体素质比我俩还好,而且特别努力、刻苦。”相识后的这些年,三人一直组团滑冰,并且在相互促进下越滑越好。

  能成为冰场上大家关注的焦点,是他们踏实努力的结果。“我俩原来天天去八一速滑馆,趴在垫子上看人家专业队员训练,晚上躺床上都想着动作要领。”李兴国告诉记者,平时他们总是看手机,学技术,一个动作接一个动作的分析、琢磨,就连怎么磨冰刀也是反复研究、交流。三兄弟冬天一起滑冰,夏天还一起轮滑、骑自行车。三人对于滑冰也是越来越痴迷,矫刚激动地说:“在电视上看到速滑比赛,激动的啊,那跟球迷是一个心情啊!”

  看到滑冰好的孩子,老哥几个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看到那个孩子没?将来是好苗子啊!”老哥仨儿总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在冬天走到户外,参与到滑冰运动之中。只要有年轻人来跟他们请教滑冰的问题,他们都会耐心解答、示范。

  兄弟三人在沈阳业余速滑圈已经有了名气,可是他们觉得自己还差得很多,每天滑行都会相互提点。矫刚说:“滑冰这项运动太有意思了,永远滑不够,技术是永无止境的。”在这座特别接地气儿的冰上运动乐园里,他们在大自然的运动中获取了阳光与健康。冰上运动不仅让他们拥有更强壮的体魄,更给他们增添了无穷的动力,让他们老有所乐。

  想让更多人看到沈阳的冰上之美

  冰面上,全春阳身穿红衣一边滑行一边挥动着金色的斗篷,这翩翩起舞的一幕宛若一只仙气飘飘的金蝴蝶。全春阳今年50岁,是一名大学英语教师。她的表演,每一个动作都具有专业范儿,滑行、旋转体现了技巧与音乐、力量相结合的美。

  不过,别看全春阳如今在冰面上的动作如此优美娴熟,6年前,她还是站到冰面上都会滑倒的零基础。“2015年的时候,去北陵玩偶然看到有人滑冰,当时滑速滑的人多,但是我胆小,速度快了害怕,可是又羡慕这些会滑冰的人,于是我就想到了在电视上看到的花样滑冰。”全春阳回忆说,当时她买了花样滑冰的冰刀,在北陵冰场的一个角落开始自己琢磨着练了起来。

  虽然是单位舞蹈队队员,有舞蹈基础,但是走上冰面,全春阳却发现不是那么简单。刚开始练的时候每天都摔得青一块紫一块,也都不敢告诉家里,因为怕家人担心不让她继续滑冰。最严重的的一次,脚崴了肿得很严重,但是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都咬牙坚持正常走路。

  就这样,有毅力的全春阳一边学,一边反复练习。就这样坚持训练了三个冬天后,全春阳得到陌生冰友的表扬,她才知道原来默默在角落里练习的她得到这么多的关注。不能上冰的时候,全春阳也一直保持健身的状态,游泳、乒乓球、轮滑,她都喜欢。

  在全春阳看来,花样滑冰有着极大的魅力,虽然她爱好很多,但是花样滑冰是最有挑战性的。全春阳说:“滑冰的时候可以非常放松,融在音乐里,非常享受。我觉得花样滑冰是艺术和体育结合最好的项目。”

  最近几年,北陵的冰场上有不少人是看到全春阳在冰上的美丽身姿后开始接触花样滑冰。

  全春阳说:“我刚学的时候,北陵玩花样滑冰的人还很少,这几年玩花样滑冰的人多了,有的人就找到我跟着我滑。”虽然有不少人都叫她全老师,但是全春阳说其实大家一起滑,谈不上教别人,只是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和经验,让初学的冰友少走一些弯路。全春阳告诉记者,这些冰上的爱好者多数都是五、六十岁年龄比较大的。现在年轻人冬天出来锻炼身体的少,希望以后年轻人可以多参与冰上运动。

  其实,花样滑冰这项活动并非现代人首创,清朝是中国古代冰嬉发展的黄金时代。所以对于沈阳来说,冰嬉有着悠久的历史。“冰嬉作为沈阳的文化符号应该被更多人关注,我们都是业余的滑冰爱好者,但我们能把冰嬉文化的这种欢腾劲儿和对冰雪的热爱展现出来。前些年,有不少外地游客观看,还有给我拍照片的,我希望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全春阳希望可以让这项承载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运动被好地传承下去。

  辽沈晚报记者 王冠楠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