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博藏唐风图里的诗书画"密码”

  作为一个“只把杭州作汴州”的南宋皇帝、岳飞冤案的当事人,宋高宗与他的父兄一样,在历史上难逃“昏君”的评价。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展厅中的屏风。

  然而,与他书法、绘画技艺高超的父亲相似,赵构一生对于书法投入了相当的精力。南宋著名学者、教育家王应麟编著的《玉海》中记载,赵构一生对于书法用功之勤,在历代帝王之中是罕见的,南宋一代的书风在相当程度上受其影响。

  省博物馆藏“宋高宗书马和之画唐风图卷”由清乾隆皇帝题写的跋文。

  此外,赵构对《诗经》也非常重视,《玉海》载,赵构曾说:“学写字不如遍写经书,不唯可以学字,又得经书不忘”,还亲自示范,“十四年正月出御书,十月出御书毛诗。”

 省博物馆藏“宋高宗书马和之画唐风图卷”第四篇《椒聊》图文。

  为赵构书《诗经》配图的马和之为南宋画家,正史中没有立传,宋末元初词人、文学家、书画鉴赏家周密编著的《武林旧事》中记载:“御前画院仅十人,和之居其首焉;或者以和之艺精一世,命之总摄画院,未可知也。”

  省博物馆藏“宋高宗书马和之画唐风图卷”第三篇《扬之水》图文。

  省博物馆展览策划部馆员杨勇引记者来到第三组图文《扬之水》前说:“人们说传世的《唐风》以辽博藏本水平最高,这主要反映在画面的细节中。”

  《扬之水》画面中的流水,线条流畅,自然生动。他说:“这样的笔法非常娴熟老道,站在画前,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作者是在心情非常放松的状态下,自然随性地勾画完成。”

  据介绍,马和之绘画线条运用独具特色,其起笔较细,中间线条逐渐加粗,收笔时再次转细,所绘制的富于变化的线条可以更为生动、形象地表现人物衣服的飘逸感觉,建筑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以及外形轮廓的曲折向背,其画风类似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因此又有“小吴生”的称号。

  据《绘事备考》载:“高宗尝以毛诗三百篇诏和之图写,未及竣事而卒……后由孝宗继其事,仍令和之补图”。马和之抓住《诗经》作品的某一个细节,发挥自己的想象,以浅显易懂的绘画语言绘制出号称三百篇的《诗经》插图,在绘画创作上堪称浩大的工程。

  以《唐风》的第二篇《山有枢》为例,诗的序文中有“山有枢,刺晋昭公也。不能修道以正其国,有财不能用,有钟鼓不能以自乐,有朝廷不能洒扫,政荒民散将以危亡。四邻谋取其国家,而不知国人作诗以刺之也。”说的是《山有枢》是晋国百姓作歌,讽刺晋昭公有国不能很好地治理,即将面临财尽民亡的下场,其诗中有“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画面选取庭院一角,远处以山林景色相衬,院内树木高耸,堂内无人,闲置着钟鼓和车驾,院内两人牵着马,另两人拱手侍立,仿佛取其无所事事之意。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通过展板对这一手卷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解读,其中全文放大了《唐风》的第一首诗《蟋蟀》,以突出其不寻常的地位。

  据介绍,《毛诗》传承至今已经两千多年,人们一直将《蟋蟀》当作晋国的地方歌谣,然而2008年的一项重大考古发现改变了人们的认知,这便是清华简的发现。

  2008年7月,从境外拍卖购得后,赵伟国向母校清华大学捐赠了2388枚战国竹简。经对这批简中无字残片标本的碳14年代测定,经树轮矫正后,得到的数据为公元前305加减30年,即战国中晚期,与由古文字学观察的结果基本一致。另外,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对竹简残片的含水率做了测定,结果是400%,这是曾经在水中浸泡千年才有的结果,进一步验证了竹简的年代。

  人们对清华简内容进行整理时,注意到其中记有《耆夜》一文,文中有“武王八年,征伐耆,大戡之。还,乃饮至于文太室……”

  文中记有,在这次宴饮活动中,“周公秉爵未饮,蟋蟀跃升于堂,公作歌一,终曰《蟋蟀》:蟋蟀在堂,役车其行。今夫君子,不喜不乐……”

  有关专家根据清华简中所载《蟋蟀》与传世《诗经》中的《蟋蟀》进行对比研究,已经可以确定后者是由前者沿袭改编而来。

  那么根据西周时代的古礼,周公所作诗歌本应当编入《王风》或者大、小《雅》篇目中,何以后来竟然编入《唐风》当中。

  对此,有关专家也进行了探讨,并且有了两种推论,其一,武王八年征讨的耆地,后来归于晋国,在当地广为传唱的《蟋蟀》由此被编入《唐风》。

  又有专家在周代古礼中找到依据,周代分封诸侯时还要赏赐诸侯“乐则”,也就是确定诸侯的奏乐规则,甚至还会同时赏赐乐师,据此认为《蟋蟀》可能是被周王赏给晋国的。当然根据清华简,人们对于《蟋蟀》原作者为周公基本达成共识。

  记者 郭平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