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特刊——古今各种“牛”仅一个反面

  在中华文化的十二生肖中,“牛”位居第二,人们将诚实忍耐、勤勉踏实、责任感强,但固执己见、不善交际与表达之人视为“牛”,显然这是将牛的特性映射到人的身上。提及牛形象在数千年间的流变,在民间和平民的层面上,稗官野史,口口相传和书札尺牍以及评书大鼓等俗文化,与儒家思想比起来反倒能更加鲜活地反映平民思想。

  乾为天 坤为地 说书人喜欢用“牛”开场

  如果考察评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前,但真正到明朝的兴盛,不论是《三国演义》还是《水浒传》,都不可避免地提到了牛。

  “牛是非常忠诚于人的动物,《三国演义》中桃园三结义时,刘关张磕头时用的“大三牲”就有牛,牛在六畜中排名第二,位置相当靠前。”辽宁省曲协顾问、沈阳市曲协名誉主席,著名曲艺作家郝赫认为牛比不过马也实属正常,毕竟六畜中马是战略资源,是夺取政权的工具。

  在《易经》中乾为天为马,坤为地为牛,这种思想对评书说书人的创作也影响颇深。郝赫说,评书讲究边说边评,为了让观众加深理解,每次说三国都要解释马和牛的重要性。

  《开天辟地演义》讲述大象和牛帮助舜王的传说

  郝赫先生介绍说,著名曲艺作家、理论家耿瑛创作的《北方评书叙录》一书中对评书作品进行了编辑整理,作品从三皇五帝说起的第一部书是《开天辟地演义》,这部书在清朝末年还有人在说,产生过一定影响,这部书传下来的部分,就有一段浓墨重彩地提到了牛。

  这段评书讲述的是大舜被父亲瞽叟和后母及弟弟象傲迫害,最终以孝感动天地,博得了尧王的青睐。瞽叟要求舜将100多亩荒山在一天内变成良田,完不成就要处死舜。舜对父亲瞽叟的孝心感动天地,派下18头大象和88头青牛、黄牛,将石头推走,打出田垄,从日出干到日落,终于在一天时间里完成。这也是牛被提及的最早年代。

  曲艺各个门类中有不少提及牛的传说故事,传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被关令尹喜拦下,求老子传授著述,于是老子留下五千字《道德经》传世,可以说老子一生的智慧尽在其中。刘向《列仙传》记老子出关:“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记载:“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郝赫听到的评书《万仙阵》里提到了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这段在书中描述得更加细腻,牛的形象也更加神异。

  《春秋演义》这部书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说,其中就有中国老百姓最爱的“孙膑斗庞涓”桥段。“孙庞斗智”源于《东周列国志》。战国时期,庞涓设计让魏王残害孙膑,双腿残疾的孙膑逃到齐国后为齐所用,在救赵之战中,田忌采纳孙膑的围魏救赵、减灶计,经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最终迫使庞涓马陵道自杀。在这场名传千古的智斗过程中,孙膑出场必是“骑牛架拐”,指挥战争时也是通过“骑牛架拐”的形象更显气定神闲。郝赫说,观众一听到牛出现,那就是孙膑要出场,孙膑一出场,齐国就取得胜利,牛在评书中鲜明的形象也勾起了听众们的兴趣。

  《杨家将》风靡全国 全民尽知火牛阵

  1985年,田连元带着他的评书作品《杨家将》走上电视荧屏,成为电视长篇评书第一人——从辽宁电视台到北京电视台再到中央电视台,那五年全国的电视荧屏被人称为“无台不田”。在田连元风靡全国时,他又创下了一项评书表演者从不敢想象的纪录:在2万人的体育场里说评书。

  郝赫说,《杨家将》可以说是评书史上影响最大的一部经典书目,早先说书人有个说法“男五义女杨家将”,用行内的话叫“活保人”,也就是这部书内容好,水平一般的说书人不会太露怯,水平高超的说书人那更是讲得观众心驰神往,刘兰芳、田连元、郝艳芳等大家都说过这部书。

  最近中国文联大系出的辽宁说唱卷里,郝赫整理了《杨家将》的前半部分,其中就有听众最熟悉的“杨六郎大摆牤牛阵”。这段故事讲得是牛贩子任堂惠与杨六郎相貌酷似,他顶替杨六郎受刑而死,杨六郎则假扮任堂惠赶着牛查看辽国军情。

  假死的杨六郎化装成牛贩“任炳”勘察边关地形,途中救下鲁南王。来到瀛洲后拜访呼延丕显时又巧遇寇准、八贤王。韩昌兵临城下,杨六郎施计吓退辽兵。杨宗保回京途中遇见岳胜,得知孟良、焦赞二人占山为王,回到瀛洲告知杨六郎。杨六郎上山劝二人归顺朝廷,却被岳胜识破身份。六郎摆出牤牛阵击退辽兵。这个故事是杨家将中很重要的一个情节,曲折的剧情也是说书人不断埋伏球子(情节点)和扣子(伏笔)的过程。

  唯一反面

  郝赫说,曲艺门类中绝大多数都是正面形象,忠厚、本分、老实,对人类有帮助,如《天河配》中牛郎的老牛,如老子骑的青牛,就连孙膑的牛也不无裨益。郝赫了解到唯一的一个负面形象,出现在老版本《隋唐演义》评书中。

  出身西河大鼓世家的郝赫听到的“杨广变牛”的这段书目,是他小时候在自家经营的福海茶社(沈阳新北站原址)听祖父郝英吉老先生(郝派西河大鼓创始人)说的。他还记得爷爷用鼓槌敲鼓比作程咬金用棒敲杨广脑袋的场景,听众大笑。郝赫的记忆力好,听到的这段情节后来删减掉后,也仍是牢记至今。

  “《隋唐演义》也是评书作品中的一部大书,那段情节讲的是程咬金结拜后探地穴,在地穴里发现一头牛和一根棒子,他抄起五花棒和牛搏斗,打破牛头,牛忍痛逃走。结果这头牛被打破头后,隋炀帝杨广总是头疼,原来这头牛就是杨广的化身。”郝赫说,后来杨广挂出招贤榜,程咬金拎着五花棒揭榜成功,他给杨广治病的办法是用五花棒敲脑袋,一敲脑袋杨广的头就不疼了。后来杨广死后恢复本来面目化身为牛,也就出现了老百姓怒斥“昏牛”指代昏君的情节,从吃肉到扒皮,骨头也做成了牌和骰子,说书人讲到此处也会赢得阵阵喝彩。

  这也是郝赫了解的唯一一个骂牛的曲艺作品。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