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特刊——辽宁“牛地名”多 遍地是牛

  查找辽宁的“牛地名”,信息量巨大,目不暇接,仔细区分,十分有趣。追根溯源,备显辽宁大地的底蕴厚重,一派春风祥和,一派喜气洋洋!

  就“辽宁牛地名”的话题,对东北地理颇有研究、几乎踏遍辽宁地区山山水水的原辽宁省博物馆馆长王绵厚先生,娓娓道来。

  辽宁“牛地名”说道多

  辽宁“牛地名”的分法较多,可按渊源分、故事分,甚至可按牛的品种分、牛的部位分。

  如按“牛部位”分,有本溪的“牛心”台,因在该村后一有牛心状小山,兼及明代在小山上筑有烽火台,故称“牛心”台;有隶属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的“牛毛”坞镇、“牛毛”坞村。

  如按“牛品种”分,则有沈阳市新民胡台镇的“花牛”堡村、朝阳市朝阳县的“黑牛”营子乡、葫芦岛市建昌县老达杖子乡的“青牛”山村、抚顺市抚顺县后安镇的“傲牛”村、铁岭市昌图县前双井镇的“郭牛”村、本溪市溪湖区日月岛街道的“边牛”村、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的“牧牛”镇、铁岭市铁岭县凡河镇的“屈牛”屯村、辽阳市辽阳县下达河乡的“大牛”村……

  辽宁“牛地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牤牛村”,牤牛,方言,指公牛或小牛犊。这些辽宁牤牛村为:阜新市彰武县兴隆堡镇的牤牛海村、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于寺镇的牤牛洼村、朝阳市北票章吉营子乡的牤牛营村、沈阳市新民胡台镇的大牤牛村、辽阳灯塔市万宝桥街道的牤牛屯村、葫芦岛市建昌县的牤牛营子等。不过,建昌县牤牛营子的地名起源,本意却不是因牛而起,这个“牤牛营子”是由满语“莽努达万拉”的近似音而得名的,其含义为“王庄”。

  辽阳灯塔市万宝桥街道的牤牛屯村,在2019年7月28日被有关方面列入“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单。

  特别要讲讲锦州市西北约18公里处凌海翠岩镇翠岩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牤牛屯,因曾是辽沈战役时东北野战军锦州前线指挥所所在地而名声在外。

  辽宁不仅有众多牤牛村,还有一条牤牛河,为大凌河支流,古为候水,又称滥真水。牤牛河源于内蒙古自治区奈曼旗境内,流至辽宁北票市长皋乡,入大凌河,长136千米,流域面积为4647平方千米,沿途建有多座小型水库与湿地公园。每逢冬去春来,建平县的牤牛河湿地公园里,黑鹳、苍鹭、鸬鹚、白琵鹭等鸟类栖息在河边、浅滩,它们飞舞、觅食,姿态各异,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生态画卷。

  沈阳“牛村”源自清代的牛录

  旺牛村、法哈牛村、花牛沟村、大帮牛村……在沈阳,名称中含牛的村子还真不少。据不完全统计,沈阳村名中含有“牛”字样的有30多个,涉及于洪、浑南、辽中、康平、法库、新民等区域,而新民区域内为数最多,约占总数的一半。这些“沈阳牛村”,均来自于清代军队及百姓的基层组织:牛录。

  所谓牛录,指的是满洲人出兵或打猎,按族党屯寨进行,每人出一支箭,十人为一牛录,其中有一首领,叫“牛录额真”。据史料记载与牛录有关的地名就包括:坡牛录堡子、大托牛录堡子。除此外,新民有法哈牛录,辽中有阿司牛录,敖司牛录,乌伯牛录等。

  法哈牛是新民的一个镇,为什么叫“法哈牛”呢?因为“法哈”是清代这个牛录首领的人名,叫法哈,故而得名。类似的辽中县的乌伯牛,也是因首领“乌伯”而得其名。

  这些牛录分布在辽河、蒲河、浑河两岸,是通往关内的交通要冲,互为犄角之势,遥相呼应,相互支援,形成了进退自如的军事布防。据《满文老档》记载,努尔哈赤在辽河沿线及不远的细河间,布下了十个牛录(两个甲喇),平时屯田练兵,战时便是京城的前哨。这十个牛录为:阿司牛录、敖司牛录、大邦牛录、小邦牛录、乌伯牛录、冷司牛录、达都牛录、西佛牛录、偏岗乌鹃牛录及巴沙牛录。1906年,辽中设县,选择阿司牛录为县城,并建立镇制,起名为辽中镇,清末辽中设县时,以上十个牛录均划归辽中县。1913年,达都牛录及西佛牛录划归台安县并改称“达牛和西佛”。

  现在,乌伯牛录、小邦牛录和敖司牛录依然保留着当年牛录的称谓,但按汉语的习惯,只延用了前面三个字,改成了今天的乌伯牛、小邦牛和敖司牛了。偏岗乌鹃牛录则改成了偏堡子村,巴沙牛录改成了八三堡子,冷司牛录改成了冷子堡,沙图牛录改成了蒲河村。

  1644年清军入关后,牛录官兵及其家属作为八旗的基本单位离开东北,遗下的牛录驻地多成空壳,而有些牛录则永远地被历史尘封了。

  一些清代牛录因谐音不雅,为后世所改,如于洪区坡什牛录改称为坡牛录堡子,简称为颇堡子、破堡子,变得与原命名之意风马牛不相及,后来因嫌此名晦气,改成了“大兴屯”;又如也什牛录,简称为也什牛,由于谐音的关系,被老百姓叫成了“噎死牛”,因其名不雅,上世纪五十年代改成了“全胜村”……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这种变化,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满族文化的融合进程。

  牛地传说

  言及辽宁的“牛地名”,资深考古学家、长城学家冯永谦先生特别提到绥中河口村一个叫“金牛洞”的地方,民间传说,金牛洞与秦始皇修长城的历史有关。

  据实地考察过金牛洞的冯永谦回忆,绥中金牛洞在河口村的东山上,在这一地段,有一条由西而来的明代石筑长城。这条长城过石匣口后,沿石河南岸的山岭曲折向东,几经盘旋,最后到河口村附近,越过石河,直上岸边的山上,到半山间的金牛洞旁,长城就修到陡直的石壁上。金牛洞是一个宽六米余、高二米多、进深约五米的向南开口的自然山洞。长城过石河后,原来有水口关门,据险筑墙,工程巨大。山上的金牛洞,就成为这道长城东端的终点。

  这段长城修到金牛洞就不再向前修了,当地流传一个很有趣的民间传说。据说,秦始皇修长城时,已经修了好几年,城墙也修出去上万里,但要修到什么地方为止呢?秦始皇不知道,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解决,这使他很焦急,弄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日夜愁思,寝食不安。忽然有一天,他得到神人指点,告诉他说:“你修长城就照老牛走的路修吧,它走到哪里你就修到哪里。”这样,秦始皇有了主意,把这话传给主持修长城的人,命令筑城的民夫沿着老黄牛的足迹修。长城继续向东修着,漫无尽头。有一天,果然出现了一头硕大的老黄牛,从长城的断头处向东走去,修长城的民夫看见老黄牛,立即跟在它的后面向东赶修。修着修着,当这头老黄牛来到今天绥中河口村附近时,头也不回地过了石河,然后就奔上岸边那座高峻的石头山,最后径直钻进了半山腰的那个石洞中去。筑长城的民夫一起向前抢修,于是就把长城修到洞旁陡峭的石壁上,再到洞中看那头黄牛,已经不见了。因为长城再也没法修了,所以这里就成了这段长城的终点,从此以后,这个山洞就被人叫做“金牛洞”了。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