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类

  孔子“有教无类”,可以不分贵贱愚贤,甚至不分善恶孝逆,做老师的他一样等同看待,教而育之。这份传道授业解惑的担当,没有丝毫的分别心。他不觉得,聪慧过人,才是孺子可教,也不觉得愚笨不堪,就是朽木难雕。

  不论是家贫如洗的颜回、资财万贯的子贡,还是刚直鲁莽的子路、巧舌如簧的宰予,孔子的谆谆教诲,并未厚此薄彼,这才有了桃李百代,流世千秋。

  其实,不仅“教”是无类的,“学”也该是无类的、没有差别的。

  纵是诗、词、文、书、画集大成者苏轼,也自比“沧海之一粟”。承不承认,我们的确对世界,只是略知一二?

  学,不外有三:读书,行路,阅人。那么,究竟该向谁讨教?学识渊博者,定然是该多多求教的。可凡夫常人,同样值得好好请教。

  没有比耕田耘地的人,更懂得四时节令;没有比双鬓碎雪的人,更明白时间去向何处;没有比摇橹撑篙的人,更熟知水流的奔走;也没有比编席织篓的人,更能知晓植物的筋骨……

  时间花在哪里,经验与阅历,便簇生在哪里。对熟悉的事,也会别有见地。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