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见胡人问大苏

  李学英

  2020年年末,辽宁省博物馆备了一份大餐:“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这是首个以传世精品展示“唐宋八大家”家国情怀和时代风华的文物展。我特意安排好时间,从朝阳奔向沈阳,一路高铁、地铁、轻轨地奔向辽博。当站在“八大家”的文物前时,脸红心跳、沉默无语。站在苏东坡的《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长卷前,我心绪骤紧,激动得流下泪来。今生得以见到苏轼真迹,真是三生有幸。

  我临帖、读帖多年,董其昌、祝允明、文徵明、鲜于枢、宋徽宗、赵孟頫的帖子是隔日读, 苏轼的帖子则日日读。虽习苏轼书法多年,但一路坎坷,不得要领,今见真迹,真是感恩此展。

  这次盛宴,令我流连忘返,一饱精神,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各领风骚,一跃千年。他们的文采与情怀只能待日消化。

  人人爱故园,我亦爱家乡朝阳,每每遇到和故乡相关的信息,总是多多留意。这次观展,当走到苏辙的展品前时,眼前一亮。作为朝廷使官的苏辙曾到北方。他一路北上,一路感慨,一路抒发,写下《奉使契丹二十八首》,其中几首写到了我的家乡——今日的朝阳。

  其中一首《惠州》:“孤城千室闭重闉,苍莽平川绝四邻。汉使尘来空极目,沙场雪重欲无春。羞归应有李都尉,念旧可怜徐舍人。会逐单于渭桥下,欢呼齐拜属车尘。”惠州,为辽代所建,依史料记载及考古发现,今朝阳建平县北部八家子乡所在地为辽代惠州城址。读此诗,可以想见古代惠州空旷、寒冷的生活场景。

  另一首《奚君》:“奚君五亩宅,封户一成田。故垒开都邑,遗民杂汉编。不知臣仆贱,漫喜杀生权。燕俗嗟犹在,婚姻未许连。”古有奚族,是从鲜卑族分离出来的游牧部落,后来形成六部,称“六百家奚”,生活在今老哈河一带,唐后期,今朝阳一带,为奚所踞,后辽太祖平奚。这首诗对了解奚族当时的生活习俗很有价值,通俗易懂。

  还有《神水馆寄子瞻兄四绝》:

  “少年病肺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难。莫倚皂貂欺朔雪,更催灵火煮铅丹。”

  “夜两从来相对眠,兹行万里隔胡天。试依北斗看南斗,始觉吴山在目前。”

  “谁将家集过幽都,逢见胡人问大苏。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

  “虏廷一竟向中原,言语绸缪礼亦虔。顾我何功惭陆贾,橐装聊复助归田。”

  此诗写出北使之艰,思乡之切。哥哥苏轼是苏辙的骄傲,子瞻是苏轼的字,苏轼的名声不仅响彻中原,就是在辽西胡地,大家也知苏东坡,逢见胡人问大苏,大苏就是苏轼。

  辽博关于苏辙的展示中,有一段《黄州快哉亭记》“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北合汉沔,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灌,与海相若。清河张君梦得谪居齐安,即其庐之西南为亭,以览观江流之胜,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舍。涛澜汹涌,风云开阖。昼则舟楫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变化倏忽,动心骇目,不可久视。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举目而足。西望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

  因何快哉?地理位置使然,如何气势,六百多的文字尽述,文字开阖,起伏跌宕,文采斐然。

  “人生在世,不出一番好议论,不留一番好事业,终日饱食暖衣,无所用心,何自别于禽兽。”苏辙的内心是昂扬的,出行一趟,写下28首诗词,留下每日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念,虽然山高路远,但他毕竟来过我的家乡,留下了跨越近千载的文字。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纳兰性德对偏远有最准确的注释。辽西虽偏远,曹操、唐太宗、王昌龄、高适、杨炯都来过,并留下诗词文字让今人诵读感悟,让人遥想、让人感念。

  山川大美、古籍大美、展览大美,让我们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南北通融,直达美好。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