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风图》看中国文化传承

南宋 《高宗赵构书马和之画唐风图》。(局部)

第三篇《扬之水》图文。

第七篇《羔裘》图文。

  第一篇《蟋蟀》图文。

第四篇《椒聊》图文。

第二篇《山有枢》图文。

更多精彩 扫码观看

  本报记者 郭平

  从口口相传,到付诸笔墨,再到雕版、活字印刷,中国乃至世界文学起源之一的《诗经》,以其朗朗上口的文字,或深刻,或优美的故事在中华大地上传唱了三千多年。“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全幅展出了一件馆藏书画精品——南宋《高宗赵构书马和之画唐风图》。

  这幅手卷由宋高宗赵构抄录的《毛诗·唐风》小序和诗文及宋代著名画家马和之根据诗意绘制的解说画面组成,反映了宋人对《诗经》的高度重视,并为后人留下了古人讲述文学史事的样本,一直传承至今。

  最早版本《诗经》连环画

  在“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整整一面墙壁的展柜中,全幅展出了一件书画珍品、国家一级文物——南宋《高宗赵构书马和之画唐风图》(以下简称《唐风图》)。

  《唐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之一,是先秦时代的诸侯国唐国(即晋国)的民歌。“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第一单元“文脉所系”将这件重磅国宝展出,是要通过文物厘清“唐宋八大家”所倡导的古文运动的历史传承关系——“唐宋八大家”的文学艺术成就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甚至在具体的艺术表现手法方面,“唐宋八大家”的很多作品直接师承《诗经》。

  相传,早期的《诗经》有四种版本。目前看到的《诗经》是由战国末年鲁国的毛亨传世,所以又被称为《毛诗》。到了宋代,作为传世儒家经典之一,曾经广为传唱的歌谣随着时代的远去已经不再通俗易懂。此时,绘画艺术沿袭前代“成教化、助人伦”的社会功用,图说版《诗经》应运而生。

  省博物馆展览策划部馆员杨勇告诉记者:“《唐风图》本身和曾经所起到的作用都表明,它就是一部宫廷的《诗经》教材。”

  《唐风图》书心部分接近9米,手卷全幅展开接近10米,它的织锦包首上有清乾隆皇帝用行书所写“宋高宗书马和之画唐风图”题签,下面钤有“八征耄念”朱文方印,手卷的别子为白玉雕成,上面雕有隶书“乾隆御赏”及“宋高宗书马和之画唐风图”。

  手卷的书心为精美的宋绢,上面分成12段,每段采用左图右书的形式记述了《唐风》的12首诗文,一段段看过去,很像现代的连环画。这一手卷只有一段跋文,为乾隆题写,反映了他得到这一手卷后的喜悦心情。因为曾经临写过碑帖,乾隆对赵构书法非常喜爱。不过喜悦之余,这位一统天下的君王对赵构不顾《诗经》的谆谆教诲,苟且偷安于东南一隅的做法提出批评,认为赵构把《诗经》读了再多遍也是无用,不能像自己现在这样,可以同亿兆百姓共享太平。

  赵构对《诗经》非常重视,曾说:“学写字不如遍写经书,不唯可以学字,又得经书不忘。”还亲自示范,“十四年正月出御书,十月出御书毛诗。”

  为赵构书《诗经》配图的马和之为南宋画家,正史中没有立传。宋末元初词人、文学家、书画鉴赏家周密编著的《武林旧事》中记载:“御前画院仅十人,和之居其首焉;或者以和之艺精一世,命之总摄画院,未可知也。”

  考古发现,《蟋蟀》为周公所作

  杨勇引记者来到第三组图文《扬之水》前说:“人们说传世的《唐风》以辽博藏本水平最高,这主要反映在画面的细节上。”

  《扬之水》画面中的流水,线条流畅,自然生动。他说:“这样的笔法非常娴熟老到,站在画前,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作者是在心情非常放松的状态下,自然随性地勾画完成。”

  据介绍,马和之绘画线条很有特色,其起笔较细,中间线条逐渐加粗,收笔时再次转细,这种富于变化的线条可以更为生动、形象地表现人物衣服的飘逸感觉和建筑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以及外形轮廓的曲折向背,其画风类似唐代画家吴道子,因此又有“小吴生”的称号。

  据《绘事备考》载:“高宗(赵构)尝以毛诗三百篇诏和之图写,未及竣事而卒……后由孝宗继其事,仍令和之补图。”马和之抓住《诗经》作品的某一个细节,发挥自己的想象,以浅显易懂的绘画语言绘制出号称三百篇的《诗经》插图,在绘画创作上堪称浩大的工程。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通过展板对这一手卷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解读,其中全文放大了《唐风》的第一首诗《蟋蟀》,以突出其不寻常的地位。

  据介绍,《毛诗》传承至今已经2000多年,人们一直将《蟋蟀》当作晋国的地方歌谣,然而,2008年的一项重大考古发现改变了人们的认知,这便是“清华简”的发现。

  2008年7月,赵伟国向母校清华大学捐赠了2388枚战国竹简。经高科技手段测定,竹简的年代为公元前305年左右,即战国中晚期。

  人们对“清华简”内容进行整理时,注意到其中记有《耆夜》一文,文中有“武王八年,征伐耆,大戡之。还,乃饮至于文太室……”

  文中记有,在这次宴饮活动中,“周公秉爵未饮,蟋蟀跃升于堂,公作歌一,终曰《蟋蟀》:蟋蟀在堂,役车其行。今夫君子,不喜不乐……”

  有关专家根据“清华简”中所载《蟋蟀》与传世《诗经》中的《蟋蟀》进行对比研究,最终确定,后者是由前者沿袭改编而来。

  那么,根据西周时期的古礼,武王弟弟周公所作诗歌本应当编入《王风》或者大小《雅》篇目中,何以后来竟然编入《唐风》当中?

  对此,有关专家也进行了探讨,并且有两种推论:其一,武王八年征讨的耆地,后来归于晋国,在当地广为传唱的《蟋蟀》由此被编入《唐风》。其二,有专家在周代古礼中找到依据,周代分封诸侯时还要赏赐诸侯“乐则”,也就是确定诸侯的奏乐规则,甚至还会同时赏赐乐师。据此认为,《蟋蟀》可能是周王赏给晋国的。当然,人们对于《蟋蟀》原作者为周公基本达成共识。

  柳宗元借鉴发扬《诗经》的讽喻手法

  杨勇来到《唐风图》的卷尾处,指点着下方的印章说:“手卷流转清晰有序。”

  从鉴藏经历来看,很多藏家收藏这一手卷时,看重的并不是手卷所传承的《诗经》内容。有关资料显示,“唐宋八大家”都对《诗经》研习非常精熟,其中欧阳修还著有研究专著《诗本义》,对后世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

  此外,《诗经》所采用的艺术表现手法也被“唐宋八大家”吸收。韩愈在《答李翊书》中,自述他的古文写作历程时写道:“行之乎仁义之途,游之乎诗书之源,无迷其途,无绝其源,终吾身而已矣。”其中谈到了研读《诗经》曾让自己受益终身。

  《诗经》的很多作品都采用了讽喻的表现手法,对当时的统治者进行警示或规劝。这一功能得到了柳宗元的彻底肯定,他一生中创作了大量寓言,不断将其发扬光大。

  以柳宗元的《罴说》为例,这则寓言讲的是楚国有个猎人,能用竹笛模仿出各种野兽的叫声。他悄悄地拿着弓箭来到山上,开始模仿鹿的叫声来引诱鹿。可是貙(读chū,即云豹)听到了鹿的叫声,快速地跑过来了,猎人见到貙很害怕,于是就模仿虎的叫声来吓唬它。貙被吓跑了,虎听到了同类的叫声又赶来了,猎人更加惊恐,就又吹出罴的叫声来,虎又被吓跑了。这时,罴来寻找同类,找到的却是人,罴就揪住猎人,把他撕成碎块吃掉了。

  “安史之乱”后唐朝出现藩镇割据局面,藩镇强大,威胁国家统一。柳宗元生活的时代,朝廷无力讨伐,只能采用“以藩制藩”的策略,利用藩镇之间的矛盾让他们互相攻伐,结果获胜的藩镇更加强大,对国家造成更大的威胁。通过这则寓言故事,柳宗元写道:“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之食也。”一语中的,发人深省。

  (本版图片由辽宁省博物馆提供)

  手记

  蟋蟀在堂 时不我待

  本报记者 郭平

  步入“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的第一个展厅,看到策展人员精心放大在展板上的《蟋蟀》诗篇,多数人表情茫然。时隔3000多年,当年可能老少皆宜的诗篇,如同现在人们欣赏“床前明月光”般的熟悉感觉随着时光流逝早已远去,人们的目光中满是探究和思索。

  《诗经》的诗篇大多没有概括诗文内容的题目,篇目往往取自诗歌的前几个字。蟋蟀不是诗篇的主题,却是这一歌谣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周公当年看到了蟋蟀——这种在地球上存在了至少1.4亿年的古老昆虫,忽然发出强烈的感慨。

  记得儿时的夏夜,慈祥的老祖母抚慰着躁动不安、难以入睡的我,忽然用手抵住嘴唇嘘了声:“听,蛐蛐报喜呢,‘干柴细米、干柴细米’……”

  从此,无论走到哪里,夏夜中,蟋蟀四音一节的叫声在我耳中一律都化作了“干柴细米”的祝福声。

  我们无法知道《诗经》中诸多四字一句的诗篇与蟋蟀的叫声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但是,如果人们愿意,千百个人可能从蟋蟀“唧唧唧唧、唧唧唧唧”的叫声中,听出千百种的意思来。

  当年的周公听到厅堂中的蟋蟀鸣叫声,感受到的是时光流逝的飞快。

  诗的首句为“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意思是“天寒蟋蟀进堂屋,一年匆匆临岁暮。今不及时去寻乐,日月如梭留不住”。

  古人常用昆虫对气候变化的反应来表示时序更易,《诗经·豳风·七月》写道:“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九月在户”与此诗“蟋蟀在堂”说的当是同一时间。《七月》诗篇计时采用的是夏历,《蟋蟀》为周公所作,采用的则是周历,夏历的九月为周历十一月。

  周公有感于十一月蟋蟀入室而叹惋“岁聿其莫”,一年时光转眼而逝。

  在岁月流逝的感慨中,周公想到了工作和生活,提醒人们一定要珍惜光阴,既要安排好娱乐生活,又不能荒废了本职工作,并且一唱三叹般,分成三段反复告诫,谆谆教导。

  这种以感物惜时引出述怀的写法,对汉魏六朝诗作影响很大,《古诗十九首》中用的很多,阮籍《咏怀》诗中也有:“开秋肇凉气,蟋蟀鸣床帷。感物怀殷忧,悄悄令心悲……”

  如今,居住在高楼大厦当中,人们与大自然距离越来越远,可能很多人早已听不到,或不再留意那些来自原野中的四音一句的天籁。“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不仅通过馆藏精品向人们展示了“唐宋八大家”文学成就的历史根脉,还将人们的视野引向我们与数千年前先祖们共同赖以生存的大自然:当新一个夏夜来临时,请您驻足乡野,亲身感受一下心灵在自然鸣响中的律动,回味一下周公的感慨。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