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95后编导的短视频时代
 
 
 

  你每天会有多少时间耗费在刷短视频上?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而在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达87.0%,用户规模8.18亿。人均单日刷短视频的时间甚至达到了110分钟。

  显然,短视频正逐渐成为大众休闲娱乐、表达观点,甚至是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但你真的了解“短视频”吗?

  你到处传播的在短视频中了解到的“新闻”,你为其或喜或悲的短视频中的情侣分分合合、家庭伦理大战……或许都是“演”的。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一位短视频行业从业者,作为一名95后短视频编导,李新铭提示大家:刷短视频,别太认真。

  一个短视频编导的成长

  门槛虽低但做好不易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火爆,人人都是拍客、人人都是媒体的时代正逐渐到来。近几年,无论是走在大街上,还是去饭店吃饭、去商场逛街,总能遇到拍视频的人,他们正是平时陪你渡过无聊时光的短视频的创作者们。

  95后李新铭目前是京鸿文化公司的一位短视频编导,公司就在文艺气息浓厚的铁西红梅文创园里。在这样更具年轻气质的环境中工作,是让李新铭比较满意的一点,“做短视频的都是年轻,我95年的,算是老人了”,当记者问“那针对老年群体的短视频的创作者呢”,李新铭笑了,“一样是年轻人做的,只不过针对的受众群体不同”。

  目前在沈阳,与制作短视频相关的传媒公司大概有几百家,从业人员真是不少。李新铭说,短视频行业的门槛不高,他大学是学工程造价的,跟短视频风马牛不相及,“但其实我自己内心还是对传媒行业感兴趣,大学的时候学校有贴吧,我在那组织贴吧工作,在那个时代,贴吧也算是新媒体的一种形式”。

  大学毕业后,李新铭的第一份工作是销售,干了一年半他就觉得没意思,“挺赚钱的其实,但是巴结客户,我受不了。有趣的灵魂无处安放,我要做有趣的工作。那时候我姐跟我说,可以尝试做新媒体运营”,李新铭说,那是他第一次听到描述这个行业的“专业用语”。

  从写微信公众号开始,到用短视频方式解说电影,再到现在的短视频编导,李新铭用实践经验替代了系统学习,“最开始是编写,后来慢慢学着导,中景、远景、近景,我不懂还不会百度吗?就这样学。其实拍短视频不难,就是把你脑海中的东西,还原成画面。在拍每个视频前,已经在脑子里都过了一遍。”

  虽然承认短视频行业门槛低,“影视行业会觉得短视频是一个不入流的东西。我也遇到一些广告公司招人,要拍摄经验,但标注是:拍短视频的不要。我们不是科班出身,面试的时候,跟科班的比,会有反差,他们会比较骄傲”,但李新铭也强调,想真正做好短视频并不容易。

  “做电影和做短视频,还是有很大差别。一些科班出身的摄影、导演,拍短视频反而效果不好。因为短视频是面对大众,大众没有那么高的审美水平,他想要不费脑子就能获得乐趣。但拍电影可能又长又细。短视频则有短视频的规律。现在的短视频,要控制在一分钟以内,其实一分钟都算长的,大家会审美疲劳,也影响你视频的完播率。所以从编的阶段就开始难了,怎么在一分钟内把事情讲好、拍好,能砍下去的废话,不影响剧情的动作,都不要。”

  短视频时代“别太认真”

  他姥爷可能不是他姥爷

  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短视频已成为用户“杀”时间的利器,短视频不再只是娱乐,而已经与各领域叠加、渗透,人们开始通过短视频获取“新闻”、甚至购物。

  李新铭提醒,刷短视频,别太认真,“除去那种纯新闻类的,很多短视频,都是‘假’的”。拿很多网友喜欢看的情感调解类视频来说,李新铭透露,很多都是有脚本的,他自己也给别人写过脚本,“什么子女不孝、夫妻矛盾、争夺财产……一些你刷到的剧情离谱到没下限的,都可能是演的。如果是真的,有多少人愿意把自己家里的丑事,拿出来让别人看呢?”

  很多短视频平台的网红,背后也是有公司的,“这么跟你说吧,可能你喜欢的、追着看的某个姥爷和外孙子的有趣日常,这个姥爷都不一定是他的亲姥爷。还有很多情侣,也不一定是真情侣,只不过是打造的CP,让大家追。而他们的日常故事,也都是写好的剧本。”李新铭的话不禁让人想到此前王思聪和某网红的“骂战”中,该网红就被扒出跟别人组假情侣CP吸粉。

  李新铭强调,其实现在很多人刷短视频就是一个放松的途径,不会特别较真,“很多人也都知道怎么回事,在评论区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梗:真羡慕你,头顶上能长摄像机。其实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一些好玩的突发事情,确实也在生活中存在,但是你不能时刻拿着手机拍啊,可能是本来发生过的,再加工加工,情景重演一下。”

  如何做好一个吸引人的短视频?李新铭给出新手们一些经验,包括找到情感共鸣点、贴近热点、把握节奏等。“如果你想大家给你的视频点赞,首先你要找到大家能共鸣的点。比如说那些大概率会在人身上发生的事,在现实中会发生,但你不一定能碰到。看似巧合,又不完全是巧合。也可以跟着热点做内容,比如最近什么热,就往上贴贴。”

  当然了,李新铭不否认,做一个成功的短视频帐号,也有运气在,“一般孵化5个账号 ,能成1个,就算比较高的比例了。可能某个帐号做了半年、一年,都不温不火的,但在某个节点,突然就可以把之前的补回来了。一条视频,就能把粉丝从一万变成好几十万,运气的成分也有。”

  短视频不应“唯流量论”

  从业者应该有底线

  如今,短视频已经渗透到大众的生活之中,对此,作为从业者的李新铭深有感触。现在他外出拍摄,就明显感觉到大众对“出镜”的态度的变化。

  “以前出去拍,被拒绝的面很大,一些超市、商场,不愿意提供场所,路人面对你的镜头也是羞涩、躲闪,很怕拍到他们。但是这两年,我们拍视频总有人围观。比如我们进了一个饭店拍摄,也是点菜,正常消费,饭店看我们拍视频,就会问,你们是哪个账号平台?他们也想看。”

  甚至有路人看到李新铭在拍摄短视频,也跃跃欲试,“有一些人表演欲比较强,还有我们在路边拍摄,大爷大妈总在外面逛,他们看到我们拍,也会跟我们聊天,有的也愿意出镜。”

  但在传播媒介频繁更新换代的今天,短视频行业也同样面临着瓶颈。李新铭承认,对短视频博主来说,风口期已过,“能够感到,今年再起的帐号,就没有前两年那么好弄,突然爆火的情况越来越少了,这对我们从业者来说,也是新的挑战,在观众审美越来越刁钻的时代,怎么去突破”。

  作为一名短视频创作者,李新铭并不是“唯流量论”,他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之前有人要我写那些伦理类的短视频剧本,什么儿子要跟儿媳妇闹离婚,原因是儿子妈跟儿子说,儿媳妇跟公公有问题,结果真相是:两口子没孩子,老婆婆想找个借口,把儿媳妇踹了,然后反转再反转什么的。我实在接受不了,就不干了。”

  李新铭认为,即便是写的段子,也应该有正面的意义存在。“就像情感调解类短视频,最终也是通过这样的故事,让大家受到教育,比如夫妻应该互相理解,儿女应该孝顺父母,如何为人父母,应该有正能量在。做自媒体必须有自己的底线,不能传递社会正能量的,不能给大家正确引导的,比如哗众取宠、恶心低俗的,我坚决不做,不能给反面的东西。”

  今年5月,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为公众打造一个干净、健康的网络环境。近日,“清朗行动”开始扫射到了娱乐圈的种种乱象,其中包括一些低俗的短视频网红也“下线”了,网友对此纷纷叫好。

  李新铭对此表示大力支持,“像那个所谓的人类高质量男性,有造假成分,还有一些凭着低俗言论、审丑出名的网红,我们也是很排斥的”。短视频行业,流量固然重要,但李新铭表示,能带来正面的社会意义,更加重要。

  辽沈晚报记者 张铂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