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枯荷听雨声

  李萌森

  终于,还是作别了长夏,那些被季节剪裁的光阴,遂成了断章绝句。

  雨滴,在苍穹之下酣畅淋漓,有轻,有重,有快,有慢。雨滴,敲打着窗牖,时而沉闷,时而轻柔,宛若天籁。一颗浮躁的心,也渐渐沉静下来。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这新秋夜雨,少了几分仓促,多了几分缠绵,也成就了文人墨客笔下最灵动的诗篇。季节深处,秋雨最多情,也最相思。不仅有“夜山秋雨滴空廊,灯照堂前树叶光”的别样诗情,还有“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的淡淡惆怅,更有“点点滴滴雨到明,凄凄恻恻梦不成”的无边落寞。此时,那无边夜雨,穿越千百年,点点滴滴,滴落在我的心上……

  潇潇夜雨,黎明而止。携着清晨梦醒的丝丝凉意,沿着湿漉漉的荷塘小径,走走停停。“红藕香残玉簟秋”“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当夏季消亡时,所有的莲都为之殉情。只见泛着赭黄的莲蓬与荷叶,在秋风中孤傲地摇曳,别有韵味。信手摘下一茎已然干枯的残荷,荷叶上深深浅浅的痕迹,呈现出萧败却决然的刚烈。那曾经饱含着光泽、水分的花,艳艳开过,如今谢落,却依旧擎着风骨,即使散去了它的色、它的香,也完好着它的形。满池枯梗残叶,不复当初绝色,而我却分明看到那其中蕴藏着的孤傲和自信,怪不得文人独爱莲。

  荷塘收敛了风姿,所有的瑰丽被时节湮没在一泓碧波之下,只留下残荷在风中独舞。此时此刻,真想吹响一曲埙声,为荷作别。

  雨后空气清新,深吸一口,欲醉。偶尔一滴水珠从树梢滴下,掉在草尖,跌落入地,一闪不见了;又一滴掉进脖子,有些凉,手一抹,满脸盎然秋意。不远处,水面上的残荷挨挨挤挤,杂乱无章。一些不知名的小鸟在残荷中飞来跳去……岸边的垂柳枯叶凋落,在秋风中摇曳。随风摇曳的,还有那被残荷围拢的、已然枯黄的芦苇。风过留痕,秋风拂去了一粒粒饱满的苇籽,夏日里毛茸茸的苇絮便成了过往。那飘荡的芦苇,再次开启了新的寻梦之旅……

  那满塘残荷擎着疏松的莲蓬,静立在涟涟水波之上,万木零落中,苍凉也成了一种别样的美。采莲南塘秋,随手采下一蓬,轻轻掰开,一粒粒椭圆的莲子滚落掌心,剥开黑褐的表皮,一颗白胖的籽粒,跃入口中,细咀慢嚼,一股淡淡的苦味在舌尖萦绕。须臾,便慢慢渗溢出甘甜汁液,顿觉唇齿生香。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荷塘已老,残荷点点,遗世而独立。残荷,是一种境界、一种操守、一种精神;残荷,是一种低调的高傲,是生命结束时的平静。人生当如荷,用执念撑起坚忍,即便离去,也要义无反顾地给尘世间留下一道亮丽的风景。

  雨霁云开天青色,荷塘恢复了平静,一枝一蔓,清新如洗。我们总是把一些事物看得很美,以至于只看到花的盛放,却忽略了季节的凋零。直到有一天,岁月的枝头没有了颜色,才豁然懂得“留得枯荷听雨声”。残荷以其残缺的茎叶守望深秋,守望来年。枯萎并不意味着死亡,恰恰是这种看似萧条的死亡,将生命再一次孕育在莲子与莲藕之中。 穿过秋日迷蒙的晨雾,我仿佛听到了莲藕生长的声音,看到了满池的亭亭荷花……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