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件满绣都有句顺口溜

  桮小丽正在讲解满族刺绣。

  本报记者 赵乃林 文并摄

  大红的幔帐,铺席的长炕,靠墙的炕柜,炕头的烟笸箩,梁上挂着的摇车……没错,这里展示的就是6月6日沈阳市群众艺术馆推出“沈阳满族刺绣展”上的一个满族传统的带炕房间。

  与常见的图文展览不同,这里营造了满族居民的生活空间,并由沈阳满族刺绣代表性传承人桮小丽现场讲解。

  “被褥垛成山,枕头摞两边,成双又成对,不要落成单。”身着满族服饰的桮小丽指着炕柜上规整的被垛等实物展品打开话匣子,用一个个自编的顺口溜,讲起满族、满族的生活与习俗,讲起满族的刺绣,也讲起了她自己——一位沈阳满族刺绣的传承人。

  桮小丽59岁,从四五岁起就跟祖母、母亲学刺绣,先是缝个布娃娃,再用五彩线平绣给娃娃做衣衫、裤子,由此开始,她打下了扎实的满族传统刺绣功底,也以此为主业绣出了自己的花样人生。几十年来,她以针代笔完整地继承了桮氏家族满族民间刺绣技艺,原汁原味保留了满族刺绣的传统习惯,并在题材种类、图案设计、针法技巧等方面进一步创新。2020年12月,桮小丽满族刺绣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知道这是什么吗?”桮小丽摇着炕上看似小木船的东西,说起顺口溜:“我家有一怪,不用手来摇,要用脚来踹,一边绣着花,还把娃儿带。”她介绍这是满族妇女带婴儿用的杠挡车,车前的风挡和车身上罩裹的花布都是花花绿绿的刺绣图案。

  桮小丽从烟笸箩上拿起两根烟袋,又说起顺口溜:“绣花荷包配烟袋,里边装的蛤蟆癞。男人出门腰上戴,姑娘叼着大烟袋。”她进一步介绍,两根烟袋一长一短,长的是满族姑娘用的,略短的是满族男子用的。

  在展出的240件物品中,除挂在墙上的满族刺绣挂件外,从日常生活用品到服饰都有满族刺绣的装点。桮小丽拿过一个编绣的枕头顶说,“一块棉布几条线,交叉把线绣上边,两片叶子一个桃,绣成作品瞧一瞧。”又拿过一个纳纱绣的枕头顶说,“小小纱网漏细纱,我用绣线补上它。绣上草地与鲜花,蝶飞舞来猫扑蝶。”都是方正的枕头顶,但绣法不一样。

  桮小丽展示肩上的挎包说,“瞧着西瓜绣西瓜,绣在布上是幅画,做成包儿用上它,背在肩上美哒哒。”又指着挂件说,“荷塘边上看荷花,照着荷花绣幅画,黄粉绿色都用上,绣朵荷花墙上挂。”

  记者了解到,20世纪90年代,桮小丽开始致力于满族刺绣的收集研究与修复工作,不间断地修复清代以来的满族传统民间绣品,使此间辽沈地区满族生活绣品清晰可见,还原了当时满族人家生活的历史场景。

校对:杨金凤
责编:栾溪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