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俱乐部由天津足协托管 改名容易接手难

  前天,权健俱乐部投资人束昱辉等18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被刑事拘留后,天津权健俱乐部命运堪忧。对这家已投入22亿元的“中超暴发户”来说,若失去唯一的投资方,不排除面临转让的可能。

  权健已不符合准入条件

  权健案发前,天津权健已进入新赛季的备战阶段。2018赛季排名落到第9位,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离开球队,新赛季天津权健意欲卷土重来。上月中国足协召开的2018赛季总结会后谈到中超新政,束昱辉还表示,俱乐部注资包含哪些具体项目可再作商榷。当时他提到,引援和球员薪水的开支外,如果算上球场等基础设施的投入,新赛季商定的12亿元的限额就少了。

  自2015年涉“足”,天津权健屡屡有大手笔,无论引援还是薪水,多次刷新国内足坛纪录。队内拥有现役国脚赵旭日、张鹭、刘奕鸣,国脚级别的张维修、孙可、王永珀以及U25、U23各级国字号的球员,外援则有前米兰射手帕托。解雇索萨、请来韩国名帅崔康熙后,天津权健被曝与北京国安正在争夺韩国中卫金敏在。此外,去年9月,天津权健的球场项目公示,位于天津市河西区暂名“盘龙”的新球场有望很快投入建设。

  “我就怕球员不喜欢钱。”束昱辉一掷千金的声音犹在耳边,可如今,他倒要怕球员问自己要钱了。立案调查后,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资金很可能已被冻结,而这家企业是天津权健俱乐部唯一的股东。

  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去年5月,中超各俱乐部递交了2019赛季的准入材料。准入条件中有一条:提交的法定代表人无犯罪证明。显然,束昱辉和他的权健集团,不符合准入条件。而1月12日,是各俱乐部提交工资和奖金确认表的最后期限。

  新任主帅崔康熙最尴尬

  前天,天津权健全队登上飞往阿布扎比的航班,开启第二阶段的冬训,王永珀等主力均归队报到。未料到,落地后球队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俱乐部投资人涉罪被刑拘。

  面对媒体的询问,天津权健的队员三缄其口。不过也有人对相熟的媒体透露:“其实心里挺慌的,但又做不了什么。”有消息称球员的薪水只领到去年11月,对此,俱乐部没有回应。俱乐部官方微博最近一条消息还是去年12月25日发布的,内容为球队正在大丰冬训。冬季转会窗口已经开启,如果有球员打算离开天津权健,他需要担心的是,即使有俱乐部接洽,新合同的待遇难免要大幅下滑。

  比球员更尴尬的,是刚被请来的韩国名帅崔康熙。天津权健为崔康熙提供一份3年的合约,年薪高达750万美元,总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然而正欲大展雄图之际,韩国名帅却得先从稳定军心做起。不说他要挖角的金敏在,能否留住队内唯一的外援帕托都是疑问。

  政府托管仍待企业接手

  权健集团遭立案调查后,中国乒协已将天津权健乒乓球俱乐部强制更名为天津乒乓球俱乐部。1月中旬中国足协就将公布新赛季各级别的参赛队名单,天津权健能否参加新赛季中超,很快也会有明确答案。

  据天津方面最新消息,本月底前,天津权健俱乐部将剥离权健成分,由天津市足协托管,并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天津当地媒体披露,目前俱乐部还有部分资金不受影响,可以维持球队新赛季正常运转。但俱乐部若要留在中超,后续运营需要的大笔资金显然不是政府托管就能解决的。比起就地解散,转让是最有可能的结果。按照中国足协关于俱乐部不能跨地域转让的规定,天津权健队若要留在中超,只能由天津市范围内的企业接手,可短期内要在天津找到足够实力的企业接盘一家中超俱乐部绝非易事。

  2005年,深圳健力宝俱乐部投资人张海因涉嫌做假账、虚假投资、侵吞健力宝资金获刑10年。健力宝集团随后将深圳足球队90%的股权转让。之后深圳足球队几经波折,重回中超。

  不少足球圈人士和球迷表示,不管束昱辉和权健集团如何,希望足球层面的这些积累不要一夜崩塌,毕竟这支球队还有那么多优秀的球员。期待俱乐部的未来能得到妥善解决。据《新民晚报》

  相关

  新闻

  转让、解散、欠薪 “寒流”袭击中国足球

  每到一年职业足球联赛注册、准入之际,对于有些球队而言,就如同要过“鬼门关”!

  中乙联赛冠军四川安纳普尔那公开向四川省内外企业或个人发出合作邀约,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增资入股或整体股权转让;深圳人人不再报名参加2019年中乙联赛、球队解散;保定市史上第一支职业足球队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发布声明,称容大集团已停止对俱乐部的赞助,不再对俱乐部事宜负责,俱乐部将寻求赞助商或无偿无条件出让全部股份。2018年12月传出容大高层欠薪事件,多位球员在请愿书中表示已遭欠薪一个赛季,无法保证正常家庭生活;云南丽江飞虎因为“不可控的困难,使足球俱乐部举步维艰”,对外寻求合作伙伴,而队员集体讨薪使得球队更加风雨飘摇……

  以上还不是中乙球队的全貌,“寒流”也波及了中甲球队。近年来一直“钱紧”的延边富德2019赛季恐同样缺乏资金保障,或将走向破产。2017赛季末从中超降级的辽足同样生存在“寒冬”之中——欠薪7个月,金额达到8000万元!辽足俱乐部表示,面对每年过亿元的投入,他们已经难以为继。如果欠薪问题不能解决,在1月12日中国足协规定的注册“大限”之前,辽足就无法提供相关财务证明,也就无法完成注册,有着超过60年历史和“十冠王”荣耀的辽足就将退出历史舞台。

  如同阴阳合同,欠薪也是中国足球的一颗“毒瘤”,每年的俱乐部注册之时,作为弱势群体的球员为了继续踢球,委曲求全在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字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联赛的健康稳定发展。也正是因为球员是弱势群体,因此只有在俱乐部准入上更加严格,确保俱乐部资金链不出问题,才能最大程度上减少转让、解散、欠薪等现象的发生。

  为了规范职业联赛发展,中国足协在财务规定和监管上出台了更多细化和严格的措施,推出了《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并配套推出2019-2021年职业俱乐部的财务监管指标,对控制俱乐部总支出、降低俱乐部对投资人的依赖程度、控制薪酬比例、打击阴阳合同和偷漏税以及欠薪等方面的监管措施,形成科学合理、真实可控的财务指标。用三年的时间,使联赛和俱乐部的投入回归到合理水平,以规范俱乐部财务行为,全面降低俱乐部成本,促进俱乐部和职业联赛健康可持续发展。

  大浪淘沙!中国足球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这是一个立规明矩、激浊扬清的过程,这同样是一个遵循规律、久久为功的过程。

  据新华社

PC版

Copyright @2018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