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太清宫里的“射雕英雄传”

沈阳太清宫山门

太清宫里的“邱祖殿”

太清宫内的玉皇殿

  位于沈河区西顺城街的太清宫,乃东北道教全真十方丛林之首,太清宫里有一座“邱祖殿”,供奉的是1983年版《射雕英雄传》中大名鼎鼎的长春真人邱处机的塑像。邱处机到过今日辽宁吗?久负盛名的全真教与白山黑水究竟有何岁月渊源?走进太清宫,居然与射雕英雄们的动人故事不期而遇。

  老地方

  北镇曾迎“长春子” 龙门道观遍辽乡

  据太清宫道士介绍,邱处机创立的全真龙门教在辽宁大地弟子众多、树大根深。据说,邱处机本人曾到北镇大芦花传教,其弟子黄庭谷承其衣钵,不仅修了一条登山的千年古道,还在大芦花的悬崖峭壁之上建造了闾山地区最大的道观——海云观。顺着这条千年古道,可以直接攀上云岩寺,欣赏芦花圣境全貌。

  邱处机是《射雕英雄传》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他与江南七怪打赌,各去寻找杨铁心、郭啸天的后人,收徒传艺,相约18年后再战嘉兴烟雨楼,这才引出了两位主角:郭靖、杨康。不仅如此,邱处机还曾秘传郭靖内功心法,若非黄蓉阻拦,郭靖差一点被邱处机收为门徒。受邱处机影响,郭靖不仅熟知全真武功,还懂“天罡北斗七星阵”的妙门精髓。值得一提的是,全真祖师王重阳传下的《九阴真经》对郭靖的武学进境影响颇深,另一位全真派重量级人物周伯通,则是郭靖的结拜大哥。在83版射雕大剧的结尾,邱处机带郭靖观摩“华山论剑”,为他品评江湖五大高手的为人处世,奠定了郭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思想根基。

  在射雕剧中,邱处机不算主角,但历史中真实的邱处机则是一位震古烁今的道家大人物。邱处机(1148——1227年),字通密,号长春子,登州栖霞人(今属山东)人,与其师王重阳及六个师兄弟共创全真教。邱处机不仅道学精湛,而且是金末元初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养生学家和医药学家。邱处机为南宋、金朝、蒙古帝国统治者以及广大百姓所共同敬重,曾以74岁高龄行程35000里,西行劝说成吉思汗止杀爱民而闻名于世,并受成吉思汗之命,掌管天下道教。

  正大四年(公元1227年),邱处机在长春宫宝玄堂逝世,享龄80岁,瑞香氤氲整个北京城三日,世人称奇。元世祖时,追尊其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天下百姓为纪念“邱神仙”的无量功德,遂定其生辰正月十九为“燕九节”,岁岁庆祝至今,是京津地区的著名风俗之一。

  在辽宁大地,全真龙门道观触目皆是。仅以北镇为例,邱处机的后世弟子郭守真的门徒刘太琳曾派其法孙于来练赴医巫闾山传教,创建了老爷岭圣清宫。此后,龙门派道徒们又修建了圆通观、海云观、白云宫、碧霞宫、庆云宫、圣贤宫、蟠桃宫、龙潭宫、天仙观、大朝阳三清观等宫观。也就是说,目前遍布医巫闾山的众多道观多与邱处机亲创的全真龙门派密切相关。

  金庸有愧尹志平 一代宗师爱闾山

  邱处机的弟子、同样在金庸笔下数次出现的尹志平,曾“度辽水,看闾山”,并于此地过冬讲授《道德经》。尹志平是金庸武侠名著《射雕英雄传》及《神雕侠侣》中的全真教道士,是长春子邱处机的大弟子,曾奉命赴蒙古给郭靖的师父——江南七怪送信,并试探郭靖的武功。在《神雕侠侣》中,尹志平因暗恋小龙女,趁其穴道为欧阳锋所制,又错认他为杨过时将其奸污。最后,在蒙古军进攻重阳宫时痛悔己过,心甘情愿死于小龙女剑下。

  这些记述,与史实大相径庭。尹志平(1169——1251年)为金末元初时全真教的第六代祖师,字太和,道号清和子,祖籍河北沧州,出身官宦之家,少时便禀赋异常,迷恋道学。14岁时,尹志平巧遇王重阳的大弟子马钰,拜其为师,除马钰外,他还得到了邱处机、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等名师的指点真传,王重阳的七大弟子中,竟有五人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于尹志平。尹志平在40岁前,就已成为一代道家宗师,他能在邱处机之后接任全真教第六任掌门,可谓实至名归。

  邱处机之所以远赴西域觐见成吉思汗,尹志平是起到了重要作用的。当时,逐鹿中原的蒙、金、宋三方都在联络全真教,何去何从,令当时身为掌门的邱处机颇费思量。犹豫中,尹志平于公元1219年将成吉思汗的使臣刘仲禄引荐给邱处机,并建议恩师借此良机劝化蒙古大汗,止杀息战,挽天下苍生于倒悬。邱处机依计而行,拒绝了金宣宗与宋宁宗之请,西行万里面见成吉思汗,不仅顺应了当时的天下大势,而且壮大兴旺了全真教,奠定了该教生生不息的百年之基。

  尹志平接任掌教一职后,全真教盛极一时,史载“东尽海,南薄汉淮,虽十庐之聚,必有香火一席之奉”。尹志平大建宫观,广收门徒,“徒侣遍天下,闻望重朝野”,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都对他仰慕不已,连大金国的钦圣夫人、成吉思汗的岳母袁氏都拜尹志平为师,道书称:“自古教法之盛,功德之隆,唯清和师(即尹志平)为最。”诗人元好问撰写的《清真观记》,就有“黄冠之人,十分天下之二,声焰隆盛,鼓动海岳”之赞。尹志平活到83岁无疾而终,让位于李志常,这位道学宗师一生不近女色、淡泊名利、道德高尚,与金庸小说中的尹志平迥若两人。

  尽管艺术构思难免有夸张成分,但金庸还是对自己笔下的武侠人物心存若干“愧欠”:一是在《笑傲江湖》中将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塑造为城府极深且心狠手辣的大反派;二是在《神雕侠侣》中将光明正大的全真大师尹志平,居然写成了玷污小龙女的猥琐之徒。余沧海是虚构人物,尚可理解,但尹志平在历史中确有其人,其业绩光耀道坛、其修为垂范后世,与小说里那个把持不定、亦邪亦正的动摇之人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前些年,道教人士抗议金庸丑化尹志平名声,金庸也觉得这样写尹志平未免有污圣人清白,于是在2005年修改新版《神雕侠侣》时,将尹志平的名字换为甄志丙。怎奈老版《神雕仙侣》已深入人心,金庸虽欲亡羊补牢,但为时已晚。

  在金代,留有尹志平曾“遍游医巫闾山”的记录。据《道家金石略》载,天兴二年(公元1233年)春,尹志平赴北京:“复赴义州,官请作下元醮(jiào,道士设坛念经做法事),通仙观住冬,命讲《道德经》……甲午(公元1234年)二月,遍游医巫闾山”。

  尹志平诗词中亦曾提到医巫闾山,诗文如下:纷纷世梦暂无安。蚁循环,少开颜。悟道修真,要脱死生关。认得元初无一物,除妄想,断高攀。老来佚乐正宜闲。罢轮竿,钓舟还。物外清游,历遍古仙坛。更待东君传信息,度辽水,看闾山。据词文分析,此词应写于尹志平动身之前,体现了他对前往医巫闾山的期待与向往。

  邱门辈出英雄汉 信斋高歌“满江红”

  邱处机创立的全真龙门教在辽宁大地生根发芽,其后世弟子更是于此谱写下无数传奇。邱处机的二传弟子杨志谷不畏艰辛,在辽宁阜新创建大玄真宫,弘扬师祖教义;邱处机的第八代弟子郭守真于辽宁本溪九顶铁刹山修道戒徒,成为东北道教的开山鼻祖;在今日沈阳历时三百余年的太清宫内,曾走出葛月潭、岳崇岱等邱门高人;尤为令人钦佩的是,抗日战争时期,邱处机创立的全真龙门派出了一位顶天立地的抗日英雄:医巫闾山老爷岭圣清宫的监院道士、龙门派第25代传人田信斋。

  1932年3月,张海涛、于汇川、钱殿军等人赴闾山义县老爷岭的圣清宫与道士田信斋会晤,由于双方抗日救国志同道合,即以“穷党”为基础,开始组建抗日义勇军。初为第三路抗日义勇军,共三千多人,编成六个纵队,上属北京抗日救国会领导,整编后又归属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领导,改名为第十二路抗日义勇军,司令于汇川,副司令张海涛,田信斋负责对外联络,司令部设在闾山龙潭宫庙内。上级给他们的任务是阻击日寇、破坏交通、截击给养、打击亲日汉奸等。田信斋在闾山脚下王太然家设计制作了十二路军军旗和臂章,军旗为三角形蓝色白日旗,上写“抗日救国军”;臂章为红地黄边,上写“抗日救国军”字样,并配有一行小字“不扰民,真爱民,时时救国”。为把分散的群众武装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田信斋奉组织之命,不辞辛苦,奔走城乡各处,往返于各民众武装间,宣传联合抗日的道理,召集爱国群众加入抗日队伍。

  由于田信斋与其他爱国志士的积极倡导,义县内各抗日武装终于联合为一体,总人数达一万人。在第十二路军队伍发展壮大的同时,田信斋在城西南一带又与杜成栋、陶洪飞相继组建了第三十七路抗日义勇军和抗日联盟救国军,这两支队伍有三千余人,接受东北民众救国会领导。队伍建立后急需给养,田信斋联系闾山各大寺庙,为义勇军提供粮食、被服等物资。在他的精心安排筹划下,十二路军给养充足,人强马壮,十二路军副司令张海涛赞赏田信斋是“极有抗日热忱的道长”,送他一个“政治老道”的绰号。

  抗日义勇军虽屡屡重创日军,怎奈众寡悬殊,武器装备又远远不及敌人,最终战败被迫转移。1932年10月19日,田信斋道士以“抗日罪”在沟帮子被日军杀害。

  在83版射雕英雄传中,有一曲慷慨激昂的动人配乐《满江红》,而身为东北第十二路抗日义勇军和第三十七路抗日义勇军创始人之一的田信斋浴血奋战,最终惨死于日寇屠刀之下,临刑前,他正是高歌岳飞的《满江红》,从容就义的。邱处机教导郭靖精忠报国,情节是虚构的,郭靖是虚构的,但秉承邱祖真传的龙门弟子,那些现实版的“射雕英雄”们,却用自己的跌宕平生,奏响了一曲曲震撼人心的英雄赞歌!

  邱处机拯救生灵、尹志平传经布道、郭守真为民求雨、田信斋抗日救国、葛月潭乐善好施……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全真教义原来如此!

  辽沈晚报主任记者 张松文并摄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