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桂花:天凉好个秋

  李蔚

  早在3000年前的周朝,就有天子率众西郊迎秋的仪式,其隆重程度与东郊迎春仪式相比不遑多让。《后汉书·祭祀志》记载了这一盛况:“立秋之日,迎秋于西郊,祭白帝蓐收,车旗服饰皆白,歌《西皓》、八佾舞《育命》之舞。并有天子入圃射牲,以荐宗庙之礼,名日躯刘。杀兽以祭,表示秋来扬武之意。”

  从本质上看,迎秋与迎春的内核是一样的——在传统农耕社会,五谷丰登就预示着国泰民安,从天子至庶民对丰收的渴望贯穿于春耕至秋收的全过程,年复一年。

  到了宋代,立秋当日皇宫内当差的人会把栽在盆里的梧桐移入殿内,待时辰一到,太史官高喊一声“秋来了”,若梧桐应声落下一两片叶子,便寓意报秋,正可谓“一叶知秋”。宋朝时,每逢立秋,满大街都是卖楸叶的,妇女儿童将楸叶剪成各种花样佩戴,认为可保一秋平安。到了清代,人们时兴在立秋节悬秤称人,和立夏日所秤斤两相比,以验肥瘦;若是瘦了,就要“贴秋膘”。

  2021年的立秋节气从8月7日到8月22日,涵盖“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三个物候。

  立秋一候:凉风至立秋的第一个五天,刮风时人们会感觉到凉爽,此时的风已不同于暑天中的热风。古人常常以“西风”指代秋风,立秋的“凉风”亦不例外。《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西方凄清之风曰凉风,温变而凉气始肃也。”

  从秋天起,一直到次年春天,中国大部分地区都以西北风为主。因为是内陆地区吹来的风,水分少,秋风通常较为干冷,这便是“秋风送爽”的由来了。对天性敏感的文人来说,秋日凉风还时常引发他们的悲秋伤怀,并由此催生了许多千古绝句——从李白的“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到李煜的“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再到晏殊的“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或怀远思人,或感怀身世,秋风总能悄悄拨动人们心中最脆弱的那根弦,鸣唱出古今相通的幽微情思。

  立秋二候:白露降立秋的第二个五天,大地上早晨会有雾气产生。

  根据《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的注释,此白露非彼白露:“大雨之后,清凉风来,而天气下降,茫茫而白者,尚未凝聚成珠,故曰白露。降示秋金之白色也。”也就是说,立秋二候“白露降”所涉的是此时早晚温差渐大而形成的白雾。

  立秋三候:寒蝉鸣立秋的第三个五天,寒蝉开始鸣叫。寒蝉,蝉的一种,较一般蝉为小,青赤色,有黄绿斑点、翅透明。寒蝉,古诗文中的重要意向,通常表达悲戚感伤之情。善于营造气氛的柳永就敏锐地将这个小虫儿的歌声置入诗中:“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一般人对蝉鸣的印象多是聒噪。寒蝉究竟是什么蝉,才能让诗人联想到凄清悲苦之意?

  全世界已知的蝉约2000种,其中在中国境内发现的有200多种。事实上,不同的蝉不光羽化成虫的时间不同,就连喜欢鸣唱的时段也不同。例如,鸣鸣蝉是早起的虫儿,喜欢在清晨五六点就开始放声高歌;蒙古寒蝉则是夜间的歌手,偏爱在宁静的夜晚独自美丽,日间难得一见。综合叫声特点、出现的时间与史料记载等,在古诗文中频频出现的“寒蝉”或许正是叫声“凄切”的鸣鸣蝉。

  不过,虽然鸣鸣蝉被众多的文人墨客所惦念,它却是种悲催的虫儿。蝉寄蛾的幼虫特别喜欢将它作为寄主——它们用腹足上的趾钩牢牢地抓紧蝉,靠吸食蝉的体液为生,破茧羽化之时,就是寄主被榨干杀死之日。

  由此来看,“寒蝉”真是名副其实的悲凉之蝉!

PC版

Copyright © 2021 lnd.com.cn 北国网